硕人

杂食,更新靠催,养老

一篇普通的安利·哪吒

断头安利哪吒!!!我刚看完《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内容若涉及剧透会预警。

这个电影画面和剧情安排上都属佳作,即使没有粉丝滤镜国漫滤镜cp滤镜也是一部值回票价的好电影,情绪调动性很强。

片尾有三个彩蛋

然后我想吹一波编剧,在不涉及剧透的情况下,我只能说一些简单的东西,我们看预告就知道哪吒是一个相当顽劣,极具破坏性的形象,我是小妖怪,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一口七八个,诸如此类;与此同时,哪吒也是一个极具抗争精神的形象,我命由我不由天,我是谁我自己说了算。预告里的东西有最重要的一点,也是这个电影片名的由来——哪吒是魔丸转生。

相信对这部电影犹豫不决,考虑要不要看的小伙伴,看了不会后悔的。

哪吒这个人物真的很有意思。

在神话故事形象里,哪吒最重要的几个转折点就是【哪吒闹海】【水淹陈塘】【自刎还恩】【借藕重生】紧接着就是《封神榜》里的那些征战,封神榜说他是混元珠转生。

哪吒是中国神话里极具抗争性的人物之一,另一个典型人物是孙悟空。在哪吒的民间形象里,最早有一部《哪吒闹海》,里面的哪吒顽劣到不讲道理,任性的为陈塘关引来灾祸。而后来哪吒传美化了哪吒的形象,讲东海龙王的三太子敖丙抢占众多财宝,甚至还杜撰了一个红颜知己小龙女给哪吒。哪吒闹海干的一件大事就是抽了敖丙的龙筋,导致这场闹剧演变成了龙宫和陈塘关之间不可调节的矛盾。

这个电影的人物形象都有比较大的转变,各有各的无奈,各有各的悲喜,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情节相对于儿童连续剧哪吒传奇更加合理化。

接下来的内容涉剧透,慎点。

个人认为影片最大的扭转点就是龙族的设定,龙王不是珠光宝气威严四射的水族之主,而是被天庭有意镇压变相囚禁的,有王者之名的强大妖族。

那么龙和哪吒有什么冲突?哪吒是魔丸,那混元珠转生哪来的?

混元珠仙魔气息混杂在一起,有魔气就有灵气,所以有魔丸就有灵珠。

敖丙的出现是哪吒形象和设定上完善的关键,他们是一体的,是彼此唯一的朋友,是灵魂伴侣。

陈塘关总兵李靖和夫人的形象都有所改变,哪吒活在家人为他编织的山河社稷图里,不是元始天尊给太乙真人的山河社稷图,而是灵珠转生的谎言。


除了娘没人陪我踢毽子,只有你

就你不能不来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啊

-你也是我唯一的朋友

敖丙明知哪吒要死,却没有能力救他,无法偿还的救命之恩化作浓厚的愧疚,“你还有没有什么心愿?我竭尽所能也会替你完成。”

“我的心愿就是你来参加我的生日宴”


明知三岁生辰的时候就是天劫降下的时候,敖丙作为龙王和申公豹设计好的“救世主”那天必然会隐瞒龙族的身份光明正大的救下百姓,坐实灵珠转世的身份,但是他还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答应了为他唯一的朋友庆祝生日。

敖丙救下了哪吒的父母师父。

但是他暴露了龙族的身份,这点上我觉得设定有问题,为什么连百姓都知道龙族是被天庭镇压在海底的,龙族又不傻,天庭也不傻,但是敖丙暴露龙族身份后马上就被唾弃,龙族窃取灵珠谋求的事情马上就暴露,瞬间洗白了百姓眼里的混世魔王哪吒。

哪吒是一个渴望被人认可的孩子,而百姓只看得见那已经被封印的通天魔力,道德绑架已经是国漫的老一套了,但是很合理。

这部电影在我眼里讲的是每个角色都在挣扎求生,敖丙是龙族千年的希望,而作为魔丸降世的哪吒还未来得及作恶难道就该死?人人都想趋利避害,若是魔丸长成,祸及自身又如何?为人父母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吗?

都是辛酸泪。

敖丙从此就是明珠暗投,而哪吒则是洗尽铅华的李三公子。

太乙真人成就十二金仙,申公豹不甘人下终究是走上邪路。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情仇,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是魔是仙,自己说了算,哪吒掷地有声,敖丙毅然决然,妖魔如何?天劫又如何?

我命由我不由天。

接下来说点题外话

《非人哉》的藕霸哪吒对龙族有强大的兴趣,这个电影敖丙和哪吒可以说是很有感觉了,四舍五入一下就是拜过天地见过高堂甚至合体过了,火尖枪play捆绑play藕饼都玩过了,就算敖丙有两根也…全程鸡叫的我已经做好了开新坑的准备,不过相信这个系列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的√期待续作ing


我看完阴阳师大江山之章音乐剧的姐妹跟我讲,这个酒吞gay里gay气的很爱茨木,还傲娇,就跟你文里的一样。
我:hhhhhhhhhhhhhhhh是吗我吼开森啊hhh我要去秀一下!

[酒茨]凡王之血·未亡人

这个番外是之前被吞掉的《未亡人》

番外展示了正文里酒吞躲着茨木的关键性事件

被吞是因为有车。

——正文——

大江山退治之后,茨木童子第一反应就是抢回挚友的头颅,他不觉得妖力强大头脑冷静的酒吞童子会输。

他成功复活了酒吞,但是他知道,现在就算他把缅铃震碎也不会有人应战了。

树下有酒,桌前无人。

他喝净挚友为他寻的酒,摇摇晃晃,残存下来的一丝草木清香属于被剥离的器官,醉眼看到了张扬的红发,是不再属于他的温暖。

“挚友!与吾同饮如何!”

酒吞坐下,拔开酒塞倒满,“本大爷今日刚得的好酒,便宜你了。”

茨木童子眼前越发模糊,只有那抹跳跃的红色,激起他无尽的战意。

“挚友可敢与我一战!”

终于还是缠斗到一起去了,茨木心心念念的,被酒吞打败,然后支配自己的身体——美好的像一场梦。

酣畅的战斗,“我输了,挚友,请支配我的身体!”战栗的身体,此战足矣,能成为挚友强大力量的一部分是如此的欣喜——

酒吞显然不这么想,酒葫芦和酒盏滚落在草丛里,Alpha散发着浓烈的酒香,茨木呼吸急促,被他压在身下,把头埋在颈侧,舔舐啃咬,尖牙轻轻研磨,一只手直接伸到了茨木身下挑逗着,另一只手和茨木的手握在一起。

茨木觉得好像自己有些缺氧,眼前一阵阵发黑,身下不容忽视的感觉和落在下巴上的吻都在告诉他这不是他想的支配。

酒吞显然并不打算给他想明白的机会,充满侵略性的吻落了下来,攻城略地,舌头勾着舔过茨木尖利的牙齿,带出暧昧的银丝,“既然你让本大爷支配你的身体,那自然是本大爷说了算,茨木,告诉我,爽吗?”

茨木大口喘着气“挚友……”

看样子酒吞并不真的想要茨木回答,因为他又啃上了茨木的唇,草木香的大妖怪让酒吞欲罢不能,手上的动作不停,把自己和茨木的两根一起握在手里。

茨木琥珀色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情动,他搂上了酒吞的脖子,“挚友,支配我。”



狂风骤雨不过如此。



茨木挣扎着醒来的时候头仍是昏昏沉沉的,手边满地的狼藉,还有一只打碎的酒盏,身体除了宿醉的头疼没有任何痕迹。

果然是梦啊……我早已无法双手拥抱挚友。

茨木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对挚友产生欲望,他和往常一样去找了酒吞,酒吞童子这次反常的躲着他,“本大爷再也不和你喝酒了。”

?!“挚友,昨天你……?”

“本大爷没想到你酒量那么差,喝的烂醉还找酒。”酒吞童子一脸不爽,“喝的比本大爷还多。”

茨木童子失魂落魄的离开了,没有战斗,没有爱欲,也没有挚友。

心虚的酒吞童子永远不会告诉他,昨晚他们真的打了一架,也真的交换了一个吻。

大概是被蛊惑了吧。


[酒茨]凡王之血2

“挚友!”虽然茨木被鬼葫芦轰倒在地上,但是仍然用仅剩的左手撑着迅速站了起来,飞快追上了酒吞童子,“你的实力还是令我折服,吾友不愧是站在鬼族顶点的强者!”茨木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着光。

酒吞听到茨木迅速靠近的声音才加快了步伐,“哼,再让我发现你去枫林…”

“那挚友就与我一战!”茨木迫不及待的打断酒吞,傻兮兮的笑了几声,眼睛里满满都是战意。酒吞被茨木噎得满头黑线,“本大爷就把你扔到爱宕山大天狗那,让天狗族把你关起来。”看着茨木一脸震惊的样子,酒吞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学着大天狗的样子一本正经的说了句“为了大义。”

枫林是红叶那家歌舞町的名字,红叶身为枫林实质上的掌权者,多年来第一次遇到酒吞这种类型的客人。与别家歌舞町相比,枫林的客人要少很多。枫林是一家以故事和酒为卖点的清吧,枫林台前坐着一群盗墓小鬼,歌舞伎都随着盗墓小鬼的故事排演节目,枫林的姑娘并不像别的艺伎那样的被人赏玩的艺术品,而是故事的经历者和表现者。店的风格决定了这里大多是自诩风雅的客人,少有为姑娘本身而来的,更不要提酒吞还是为红叶而来。

当然,这和红叶基本不见客有关系,她只是隐在柜台暗角。若不是那天盗墓小鬼排了一出晴明大人母族的故事,引得她亲自登台一舞,酒吞大约还要在店里多找上一会儿。

毕竟,信息素罢了,他们都知道,信息素的契合是最牢固也是最脆弱的结合。

在茨木三番五次找上门之前,红叶一直觉得酒吞只会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疏松平常的过客,大江山鬼王也好,鬼族最强alpha也好,和她红叶有什么关系?她只要练好自己的舞,守着枫林,等待晴明大人。

结果这个毛茸茸的大妖怪天天来枫林蹲点式砸店,红叶不得不上前交涉,茨木只是一脸倨傲的说什么“挚友看上你是你的荣幸”之类 的鬼话(茨木是鬼他说的当然是鬼话)。

所以说为什么这个大妖一副正妻敲打小妾的样子啊摔!

茨木童子十分诧异,在他看来,能抵抗信息素契合度如此高的alpha的吸引,这个Omega绝对不是简单角色,但是是当这个alpha是实力强劲头脑冷静,一直以来都没有标记任何人的挚友酒吞,这个Omega就显得格外不知好歹。

“红叶姑娘,吾友虽实力强大但是很会照顾人!每次打完他都会等我,从不让我察觉巨大的实力差距。”

“那你怎么知道的?”红叶无不讽刺的开口,这货是来炫耀的吧,绝对是吧!

“因为挚友会在我跟上之后加速,那肯定是在等我跟上去啊。”

明明就是不想被你追上吧!红叶突然开始同情很久没见的酒吞,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红叶感受不到茨木的性别,也闻不到他的信息素,看样子应当应当已经成年了,她推测应当是个怪力的Omega,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掩盖了信息素。毕竟一个Omega被酒吞强力的Alpha信息素吸引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虽然并不打算接受大江山鬼王的追求,但是鬼女红叶必须承认,酒吞童子是一个很有魅力的Alpha。

原来这个白毛大妖也是为情所困的可怜人啊。

茨木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酒吞童子也不知道,但是酒吞知道茨木的味道。

所以他还没走进枫林就跑了。

一直以来,酒吞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面对茨木童子,他睡醒发现一个妖力磅礴伤痕累累的大妖怪和一看就经历过一场大战的大江山,下意识就觉得这个大妖怪时来找茬的。大妖琥珀色的眼睛满是漠然,还有几分迷茫。酒吞童子的手下意识摸向了鬼葫芦,不动声色的问对方,你是谁。

【我是你的挚友,茨木童子。】

这个白绒绒的大妖怪脸颊有不知道哪来的血淌了下来,像血泪一样挂在艳红色的妖纹旁,似哭似笑。

酒吞没有放松,对面的大妖怪却已摆好了战斗的姿势,“没想到挚友一醒过来就如此战意盎然!”

酒吞本就把手按在了鬼葫芦上,此时直接翻身而起拉开二者之间的距离,越发心惊,他记忆中没有这个妖怪,何以他对自己的招式如此了解,那刚才看破他起手的意图怕也不是个巧合。

最后,酒吞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允了茨木一直跟着自己,甚至默许了茨木童子住在大江山。偶尔茨木童子晚归甚至主动去寻,也托了茨木的福,他不断找人挑战,大江山之名越传越广。

那么,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躲着茨木的呢?

凡王之血·设定篇

占tag致歉

【关于abo生理】

成年时觉醒第二性别,第二性别信息素依附于腺体,失去腺体可呈现伪未成年状态。

本文中会出现发情期/非发情期的各个性别的cp,所有人都拥有被标记的能力,但是标记存在的时间长短和性别有关,只有o的标记是终身制,随腺体一起存在的。A拥有标记别人的能力,B也有,但是成功率没有A高。

O的身体适合承受主要体现在他们身体更加柔软也更容易被开拓,但是韧性和身体强度比较低。

【关于主要cp性别】本文cp涉及各种属性

首先,茨木是一个ALPHA!这点很重要,但是文里暂时体现不出来。酒茨是双a组。

后期会出现双龙组,是ao属性的cp,大概会稍微虐一点。

和酒茨一起贯穿全文的还有晴博和光切,晴明黑白分开是未成年态的,只有灵魂分裂的问题解决才是京都最强Alpha。而博雅是一个Beta,这点我考虑了很多,博雅的实力证明了他有天赋,而他并不受源家重视,设定是b就合理化很多。

光切其实更让我纠结,我一方面觉得再写一对双a没必要,但是我还是选择了双a,他们的技能特点摆在那里,而且双方强势的性格都偏向a。另一方面我选择double双a就是他们的个人经历导致他们的生理特征完全不同,会有不同的体验。

除此之外还有荒金啊狗崽啊之类的,cp戏份不会太多,不过多赘述。

【关于能力者】达摩克里斯之剑是由自主觉醒能力者凝聚的外在能力提现,躯体化,即与能力者肉体相依存。达摩克里斯之剑有着充满不确定性的强大创造力,所以每个能力者的技能都不尽相同,同时剑的本体也代表着能力者强大的生命力。

追随达摩克里斯之剑的主人也可以获得能力,使用方式因人而异。

【关于时代背景】游戏背景,并不打算变动太多。

【关于篇幅】长篇吧,最后写完了会放个合集的。


【酒茨】凡王之血1

ABO,世界观借用《K》设定,达摩克里斯之剑择主,给选定者王的力量,向王宣誓效忠的人可以获得与王相同元素的能力,每个人能力使用方式,也就是技能,不尽相同。达摩克里斯之剑就像游戏账号卡,可以继承,可以换操作者,也可以由高端玩家从小白一步步封神,吸引新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凝集。只有当王使用能力时达摩克利斯之剑才会出现在天空上方,给使用者加成。

——正文——

酒吞是个Alpha,所以当一个信息素契合度高达87%的地坤出现在他面前,他心动了。这种心动无可避免,所有人都这么觉得,包括同样被他吸引的Omega红叶。

红叶是一个歌舞町的管理者,那个歌舞町距离酒吞领导的大江山不远,本来是挺远的,这些年大江山势力不断扩大,鬼族鲜红的达摩克里斯之剑逐渐靠近京都,这里连空气都是扭曲的。

那天茨木走在街上,毫不掩饰自己的鬼族特征,看着花街上少有惧色的人类少女十分稀奇,“不愧是平安京。”  连姑娘的胆子都比别处的大。

“今天有花魁的演出哦!”街上的男人或者步履匆匆,或者故作矜持,最后一大半都进了那家店,茨木则继续在街上逛着,感受到人群中有股格外鲜亮的鬼女气息。

“红叶姑娘今天在店里,有好酒!”

茨木童子进了这家店,浓郁的鬼女气息激起了他刻在骨血里的好战。

当他故意摔坏第三个杯盏时,红叶出现了。

飘忽的枫叶带着不可忽视的力量,“我是这小店的掌柜,不知哪里照顾不周?”

“这酒卖不卖?”茨木一本正经,仿佛这就是一家普通酒肆,没有台上精彩绝伦的舞蹈,也没有座旁娇艳柔顺的姑娘。

“抱歉,这酒我们不卖。”红叶挑了挑眉,开什么玩笑老娘自己都不够喝,歌舞町买酒,怕是故意来找茬的,“这件事,也许我们老板做得了主,我只是一个小小掌柜。”

这家歌舞町属于白狐之子,标牌精心刻画了安倍晴明的桔梗印,半妖安倍晴明。安倍晴明少年时期凝聚了一把全新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在贺茂家族逐渐没落之后成为京都最强大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红叶的如意算盘打得响,虽然安倍晴明几乎没管过手下的产业,但是并不耽误她用安倍晴明的名字唬人,来者不善,听到安倍晴明的名头总得掂量掂量。

可惜了,可惜茨木一直都是不嫌事大的典型代表。

等到茨木连人带店砸个干净,红叶血流不止,心情十分复杂,闻起来虽然没有Alpha的味道,但是从武力值分析,他必然是Alpha。他竟然真的对Omega下得去手?

随着Omega血中的信息素越发浓郁,茨木一点反应都没有,红叶不禁重新怀疑自己的判断,他可能真的不是Alpha。

茨木寻了个葫芦准备把酒全都打包带走,挚友喜欢这家的酒,这次他得罪了爱宕山那只不知道是鸟还是狗的大妖怪,大江山折损不少,得好好赔罪才是。

“要不是盗墓小鬼来大江山,本大爷都不知道你这么有本事,茨木童子。”酒吞童子从外面大步迈进来,毫不掩饰alpha富有攻击性的信息素,话是对着茨木说的,人却没在茨木跟前停住,直接就走到柜台旁边扶起了红叶。

茨木被酒吞一葫芦砸在地上,麻溜自己爬起来,一声挚友喊得清脆响亮。

然后就被提溜回家了,酒吞一脸“这倒霉孩子又出来作妖了我替他给大家陪个罪”的标准表情,动作熟练唱念俱佳,“真是抱歉红叶姑娘,店里损失在账上,改日登门赔罪。”

红发大妖第一次以这种姿态莅临,红叶一开始只当是个信息素契合度比较高,又比较死皮赖脸的追求者,没想到竟然是大江山之主。

大江山的印记离京都不远,这几年越来越近,原因很简单,鬼王一路征战,从丹波山到平安京,都被大江山征讨了。


度世【苍风一目连x御怨般若】

这个是在空间和基友约好的全国一卷作文主题,评论一楼指定的cp是苍风和芋圆,祝食用愉快。

我是连,曾经作为风神的在人类的神社被供奉的时候,我经常用风的姿态观察人类,今天受人所托来给你们讲个故事。

我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一个岛上,我的神社在海边,人类向我乞求庇护。海上风浪翻涌,人类阴阳师来查明了怨气的来源,出乎意料的,我认识,或者说曾经认识,我是风的时候认识的一个付丧神。

和服神早在我失去眼睛的时候就已经消亡了,而这次是有小妖怪把她的本体穿在了身上。那个小妖怪就是他。

如果我还是风神,我可能会用暖风驱散他身上浓厚的怨气,可我不能,我那时已经是苍风了。

他很长一段日子都不明白为什么那年的夏天总是微风习习,其实不是天气凉爽,只是我一直跟着他。

我终于知道了他的故事,要有多强的意志才会努力蜕皮,多深的羁绊才会念念不忘?我只看到他足以吞噬和服神的强大怨气。

于是我用海妖掩盖神息,出现在他面前。

即使被背叛,即使不自信,即使有怨气,他对我的态度还是从警惕到冷漠再到习惯,我常常想,如果我离开他,他会不会像当年一样发狂。

我问他了,他说你敢走我转头忘了你。啧,这小妖怪,怪会找软肋的,所以我一直没离开他。

可我不得不会神社去了,我的龙还在神社等我,再不回去村民怕是要拆神社了,所以我把他一起带走了,我怕他跑,然后真的忘了我,所以我把神社的结界撑开了。

我们度过了一段身心愉悦的日子,如果他不老想着跑就更愉快了。

大概是神社浓厚的神息消弭了他身上的怨气,他越来越虚弱,反倒是身上的和服神颜色逐渐鲜活。

我带他离开了神社。

海边的渔民收成基本靠我和荒川之主,自从荒川之主和金鱼姬搬家,这片海域基本就没人管了,我也乐得帮这些渔民一些忙,久而久之,这里的人精通祭祀祈福,精通水性的人越来越少。

这一切我本是不在意的,神是不灭的,即使我力量微薄也可以护好他们,我离开的时候完全没注意这一点,带着身体不适的御怨般若离开了。

我在京都找了个阴阳师把和服神的怨气洗脱干净,她现在只是穿在他身上的衣服,当然我觉得他什么都不穿更惑人心魄。

高贵的稻荷神皱着眉头指责我不顾自己的子民,和一个小妖怪到处乱跑,荒站在她旁边,沉默的看着我,眼神中满是高天原的傲然和冷漠,也许还有一丝怜悯。

来自高天原的神比我高一等,所以我又回去了一趟,带着般若。

我的神社没了,海上丧失亲人的村民强烈的怨气冲击着我,我力量的来源是村民的信念,这怨气会直接让我消亡。

他替我接了这些怨气,早被阴阳师洗脱怨气的般若,直接消失在我怀里。

然后我屠了那个村,被高天原审判,之后神再也没有插手过人间世,只有我流放至今。

人类小崽子们,我的故事讲完了,你们可能觉得他的消亡是毫无意义的,可能会觉得我对人类的庇护是徒劳,神也好,人也好,妖也好,敬重的从来不是所谓的大义,而是殉道者留在路上的森森白骨,同样的,我想要的那一路陪伴,已经得到了。

苍风吹过这片土地,宁静祥和。

【后记】我对作文题目的理解大概是这样,我们要珍惜的并不是劳动的结果,劳动本身才是科技不断更新的我们需要学习的。

也就是说,我们追寻的并不是大义,而是追寻大义的路上一起同行的伙伴。

强行不跑题

产粮脱非都是催稿的谎言【一发完】

欠了很久的百分福利!
——正文——
平安京流传着很多玄学,比如画【哔—】出召唤强力输出,比如语音召唤喊x易爸爸可以出稀有式神,诸如此类。

而其中有一条甚嚣尘上!

传说中的!产粮聚欧气!

事情一开始是这样的,看着寮里兢兢业业刷御魂的狗粮大队长茨木,阿爸觉得不召唤个酒吞太对不起他挚友,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嚯啦嚯啦~”能套圈,不亏

“你是gay你是gay  Duang”能砸地,不亏

有棺材,不亏

有翅膀,不亏

辉夜姬之父,不亏

……

茨木看向阿爸的眼神从狂喜期待到悲切嫌弃也就是一晚上的事。

半年来,茨木攒够了让挚友一级未觉醒到六星满的狗粮,剥削了一套全15级的爆伤针女。

可是没有酒吞。

阿爸试了各种玄学,氪金一单又一单,现在的茨木已经不再眼巴巴的瞅着晴明了,最多也就是多刷两把御魂,试图让挚友一键毕业。

所以这成为了八百比丘尼忽悠(划掉)晴明产粮的借口

“产粮聚欧气啊!你看隔壁神乐!她写了你们的同人一下子就出了红叶,紧接着就是酒吞!”

emmm有几分道理但是重点是为什么要写我的同人段子

于是阿爸走向了产粮的路。

很好,第一篇几乎没人看,这样暗搓搓聚欧气还不用丢人现眼的方式很好。

就是欧气貌似也没太聚起来。

后来阿爸越来越放开自我,写起了晴博小段子,瞬间阅读量飙升。

当晚,他抽出了大天狗。

茨木去找一级的狗子打了一架并且死死护住了狗粮和御魂表示要等挚友。

左右有茨木这个aoe狗子也不急,那就再过几天……(摔桌)

听说狗子好像被打挺惨的,一地的狗毛。

终于有一天!千辛万苦!盼来了概率up!

然后阿爸就懂了什么叫零乘以任何数都是零。

氪金是欧洲人的谎言,产粮也是。

一天天过去,茨木都退休了,阿爸眼看就要全图鉴,就差一个酒吞。

现任狗粮大队长玉藻前用茨木的那套破势带出了一笼又一笼狗粮,可是那套茨木打下来的针女御魂还是被留给未出世的酒吞。

一个珍贵的,委派给的吞碗——奔波于各个寮境交易碎片的阿爸美滋滋,换到一半还拿了个五百天的成就,想着要拼就没领那个未收录ssr。

人算不如天算,每日免费一抽从天而降龙十八掌上明珠光宝气死阿爸的——酒吞童子,出现了。

阿爸已经拼了47片了。

阿爸在茨木期待的眼神和酒吞诡异的注视,下哭着拼完了那只酒吞。

从此退休的狗粮大队长真的过上了起不来床的性福退休生活,悔不当初。

怎么就欠抽到要两个挚友!!!我退货来得及吗???

       ———end———

【酒茨】大江山的悲欢离合13(大结局)

一切都顺理成章,茨木明知这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酒吞童子,可还是会被吸引,这几百年的陪伴不是假的,他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更惦记那个扔给他缅铃笑的意气风发说随时奉陪的鬼王,还是更愿意追逐这个看似暴躁却总会停下脚步对月独酌的寂寞挚友。

“茨木童子,能排遣我寂寞的,不是你。”

熟悉的温和神色,也是熟悉的冰冷语气。

不属于同一个酒吞童子,此刻在茨木面前的,究竟是谁?

于是茨木童子逃跑了。

茨木总觉得自己走不近酒吞,酒吞脸上有化不开的孤寂,只有酒吞自己隐约能感受到,这份孤寂是因茨木童子产生,于他自己的一份沉溺。

他是那个鬼王,也是那个酒吞童子。

他度过了漫长的没有茨木的时光。

他和茨木童子在一起几百年不过弹指一挥间,而如今不过寥寥数年的分别。

明明不舍,非得是要分开,一个跑的远远的,另一个也不打算追,左右强扭的瓜不甜,这样就很好,多年后茨木童子的传记满满都是那个对他毫不客气的挚友,而不是那个随时奉陪的大江山鬼王;多年后酒吞童子和当世大妖均有往来,唯独没有那个满世界打架的罗生门之鬼。

酒吞童子跑过去一个个大妖打招呼,请他们善待那个白发大妖,最后还是被茨木童子发现,回了大江山。

像往常一样叽叽喳喳,仿佛他从未离开过。

“挚友可知我这番出去,荒川之主对那个一只眼睛的风神一心一意,结果被高天原下来的截了胡,最后那个老咸鱼竟然和一个小金鱼牵扯到一起去了!谁知道高天原又下来一个稻荷神抢了风神的人,那一目连又回神社独居了。回来的时候,在爱宕山见到一个和妖狐长得很像的天狗幼崽!飞得晃晃悠悠的,也不知……”

酒吞却不可能和以前一样放任他,直接打断“茨木童子!你走的时候本大爷就想,要是你自己回来了,我就再也不会让你走了。”

“挚友……”茨木眼中有一些慌乱,随即又是坚定“吾回来了。”

“本大爷只有你一个,本大爷不是荒川咸鱼认不清,用了几百年才确认的感情本大爷也不会像一目连一样说放就放,本大爷也不是阎魔,谈情说爱只为有趣,更不是高天原神使三心二意。”酒吞看着茨木的眼睛,“你说的每句话本大爷都在好好听,从来没有别人,只有你。”

“挚友……”

今晚月色真美。


    ————END————


【酒茨】大江山的悲欢离合12

接茨球的前世今生,不看也不影响本篇阅读。
祝大家五一假期快乐

———正文———

安倍晴明给大江山送了几套衣服。

结果茨木彻底慌了。

这个白色的球是什么东西???

烦躁的酒吞带他到那个阴阳师庭院询问,结果竟然牵扯这么多东西出来,连那个终日待在地府的阎魔都来了。

那个球竟是挚友埋进来的吗?茨木怔忡着,手足无措的看着他们商议解决办法。

这边酒吞却一本正经的走着神,他很少看茨木穿这般……敞胸漏怀略显不羁的衣服在外行走,尽管青竹白雪只是漏了点胸口。

啧。

回过神来他们已经商议要把堂堂鬼王和大江山鬼将契约杀死再复活了´_>` 酒吞一直知道自己缺了一段记忆, 关乎退治,背叛,和死亡。

茨木答应了。

酒吞大概能明白茨木的想法,那个失忆前的自己大概才是茨木想要的,而现在的大江山鬼王,耽于声色,已经不是他想要的那个挚友了。

可是酒吞答应了。甚至就那样死在了茨木面前。

茨木的决心,就在酒吞看似潇洒慵懒,实则温柔宠溺的行动中动摇了。

挚友变了吗?挚友失去的记忆真的重要吗?

然而事已至此,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阎魔把茨球里那片酒吞的灵魂放了回去,唤来桃花妖复活。

酒吞先行醒来,在晴明和阎魔的注视下准备好酒坐在樱花树下,辛苦的凹造型,等茨木童子醒过来。

“醒了?”酒吞满意的看着漂浮在茨木周围的茨球,感受到那球里没有同源的气息,满意的勾了勾唇角,“这是本大爷刚才从桃花妖那里抢的,来坐。”

只有挚友记得吾饮不得烈酒,所有酒,吾唯偏好清列香甜的桃花酿,当年把桃花妖都拽秃了。

“茨木童子,还不来陪本大爷饮酒?”

“这就来!”

茨木童子很是兴奋,全然没有意识到酒吞童子眼中的阴翳,和深不见底的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