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人

杂食,更新靠催,养老

[酒茨]凡王之血(大纲文一发完)

我接下来时间大概真的不足以全部按之前的节奏写完了,如果大家想看某个情节可以评论或者私信我,我会尽量满足大家的[鞠躬]

————————————

茨木跟着酒吞征战,是酒吞童子记忆力看到的第一个大妖,是大江山二把手,大江山势力不断壮大,一直在扩张,近日已经临近京都,在此停滞不前。

茨木童子至今没有第二性征分化,却拥有很多成年妖怪都无法匹敌的强大力量。

茨木每天的日常就是吹吞,打架,后来他发现酒吞喜欢歌舞町的酒就去了歌舞町枫林。

枫林有个o叫红叶和酒吞信息素契合度很高,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个很有福气的女人,结果这个o礼貌疏离,并不领情,茨木很不理解。

酒吞不想被信息素束缚,但是发觉红叶和京都阴阳师联系很深,甚至开始食人,恐有阴谋。所以酒吞在枫林探究,一边被红叶吸引,一边提醒自己警惕阴阳师。

酒吞虽然没有记忆,但是对茨木仍然熟悉,见到醉酒之后摇着铃铛的茨木,惊觉自己对茨木暗生情愫,恼羞成怒,对茨木避而不见。

在枫林买醉的鬼王思索着自己和茨木的关系,而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茨木也在想办法修复与挚友的关系。

茨木把这一切都怪罪于红叶的不识好歹,于是他去平安京找了晴明(游戏剧情)他发现晴明气息并不像传说中的最强Alpha,打了一架发现确实很强,寄希望于他能解决红叶的事情,带着晴明去找红叶。

[——下面是还没写到的——]

在枫林酒吞见到茨木和几个人类一起来,还是可能对大江山有所企图的阴阳师很是愤怒,对茨木发脾气之后回了大江山。十分惊恐的,他生气不是因为茨木把大江山置于险境,而是他太不小心,与虎谋皮,不顾自身安危,就像他失去右手的事情一样。但是他还是放心不下茨木,于是去找了晴明,结果发现他见到的是黑晴明,发觉黑晴明教唆红叶之后对晴明彻底没有好感的酒吞直奔枫林。

红叶见到晴明很惊喜,晴明一行人带着疑问来,带着更多疑惑离开。

红叶对晴明的痴迷让茨木感叹,红叶感激他把晴明带到这里,也为了让他放心相信自己对酒吞真的没有兴趣,告诉茨木,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晴明的式神,拥有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力量,保护晴明。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看心上人怎样都好,甚至会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对方,但是即便如此也不会有任何想放手的念头,只愿悲喜共度。

茨木似懂非懂,却也意识到自己对酒吞大概不是纯粹的友情。

源博雅十分不满晴明到处招惹桃花的行为,晴明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经过一番调查,在已经知道有两个晴明的酒吞提醒下,终于发现了黑晴明的存在。

晴明和黑晴明的交锋正式开始,而与此同时京都力量又开始洗牌。源家家主源赖光的爱刀鬼切反叛弑主,一人一刀同归于尽,一时间贺茂,藤原,晴明等守卫京都的阴阳师压力骤增。

红叶被白晴明收成式神,大江山送去了真挚的祝福。

源博雅回本家处理事务,发觉兄长气息未绝,神魂未散,大惊失色,叫来晴明。而另一边和茨木的鬼手融合在一起的鬼切借鬼手的力量凝聚了达摩克里斯之剑,借助达摩克里斯之剑活了下来,回大江山祭奠昔日好友。

茨木惊讶于他还活着,而酒吞童子只觉得这刀有些眼熟,感受到鬼切身上熟悉的,曾属于茨木的瘴气,他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曾经的酒吞温柔强大,一方霸主,性格爽朗,与其他大妖怪都交好,与荒川之主更是能帮着追妻的好兄弟,而找上门挑战茨木童子则是他最交好的挚友。

那时的茨木童子是一个力量强大的Alpha,没有归顺任何剑主却拥有非同寻常的力量,酒吞心知这是未来的达摩克里斯剑之主,发觉茨木童子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右手,达摩克里斯之剑大约就要出现,很是为他开心。

鬼切见到酒吞很是惊讶,又想到自己本也是已死之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为自己犯下的错请罪,酒吞童子表示并不在意。

茨木后知后觉的发现酒吞童子记起了曾经的伙伴,他对斩下自己右手的鬼切并无好感,但是见他帮酒吞恢复记忆又很是兴奋。

鬼切,酒吞,茨木,三人切磋混战,达摩克里斯之剑随酒吞一起出现,鬼切和酒吞都觉得这剑与记忆中有所区别。

鬼切私下询问茨木他怎么复活酒吞的,茨木十分坦然的告诉他,凡王之血必以剑终,他粉碎了自己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借助达摩克里斯之剑和阎魔交易了酒吞的灵魂,用妖力强行修复了酒吞的身体,救回了酒吞。

阎魔用达摩克里斯之剑溢出的力量凝聚了地狱之手代替茨木的右手,而酒茨木童子因为妖力枯竭,身体损耗过大,腺体受损。

大天狗来找酒吞童子,称自己找到了实现大义的办法,安倍晴明身为白狐之子,一心想要建立人与妖和平共处的世界,在玉藻前的蛊惑下分裂灵魂的晴明理念也变得不同,黑晴明就是一心维护妖族利益的那一部分。

玉藻前十分心塞的看着面前的大侄子,他本想把晴明源于葛叶的那一部分分离,解决他和晴明的对立问题,结果不管是白晴明还是黑晴明都不是一般的缺心眼。

酒吞和茨木与白晴明交好,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出手抵御八岐大蛇的攻击。(游戏剧情)面对荒川之主的酒吞童子不禁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兴奋,茨木与酒吞并肩而立,一同出手修复结界。

面前被解决的八岐大蛇并不是传说中的邪神,源博雅在源家发现了一个结界,晴明进入结界回溯时光,发现这是巫女怨气凝聚的幻影,这背后是由源家操纵的巨大阴谋,而本应已经与始作俑者同归于尽的鬼切重新出现,也让源博雅更加怀疑兄长的下落。

当酒吞童子从鬼切那里得知茨木为了复活自己付出的代价,意识到自己对茨木意义特殊,他震撼于茨木对自己的付出,却无法确认茨木对自己的感情,决定观察一段时间再处理。

在酒吞眼里,茨木实力强大,但是为人处世单纯到令人发指,懵懵懂懂,茨木眼里除了战意就是挚友,被茨木童子看着的时候,那种灼热的感觉没有人会拒绝,可是茨木是个Alpha……他不应该被另一个Alpha标记被支配,他有更高远的目标而不是雌伏人下。

茨木完全不知道酒吞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斗争,曾经的挚友又回来了,强大更甚往昔,且从不拒绝自己的挑战。茨木童子从不多想,对现在的生活心满意足,把曾经对酒吞产生的那一丝暧昧抛到脑后。

酒吞对茨木越来越关注,惊觉自己喜欢上了茨木,暗自想到,要是茨木来表白了,他就顺势答应茨木;而被青行灯提点过的茨木也注意到了酒吞的不同寻常,如果酒吞和自己表白…他连达摩克里斯之剑都和酒吞融为一体了,说好了朋友一生一起走,现在他们的相处模式,表白真的重要吗?

源赖光和鬼切的问题在玉藻前面前不值一提,在两个晴明共同请求下,玉藻前告诉他们,源赖光的意识沉睡在鬼切的刀里,那是他们契约残留的地方,也是鬼切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化形。

你是我最骄傲的刀……真是把好刀,不应该折在这里。于是鬼手的力量融入了鬼切的身体,源赖光卒。

鬼切一边说着不相信玉藻前的幻术一边信了大半,十分烦躁,利用自己的是他,让自己与同族相残的也是他,明知道他只把自己当成工具……

而玉藻前带来的不止这一个消息,他还带来了面灵气,强行解除了晴明的阴阳分离之术,重现了京都最强Alpha的风采。

凡王之血必以剑终,鬼切回忆起茨木的话尝试复活源赖光,得知此事的源博雅请求晴明帮助复活兄长。

沉默许久的晴明告诉鬼切他要击碎鬼切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这样才能释放源赖光的意识回到原本的躯体,而后失去达摩克里斯之剑的鬼切必会元气大伤,只有短时间内马上与阴阳师建立契约才能存活,即使存活以后也会受到阴阳师的制约。

鬼切同意了晴明的方案,不予抵抗的承受攻击,却不愿意与晴明建立契约,三日内若不契约,他的力量就会彻底消散。

源赖光及时醒来与鬼切重新建立了契约关系,重新开始。

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在鬼切和源赖光的刺激下了解到双a的做法,意乱情迷。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