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人

杂食,更新靠催,养老

[酒茨]凡王之血(大纲文一发完)

我接下来时间大概真的不足以全部按之前的节奏写完了,如果大家想看某个情节可以评论或者私信我,我会尽量满足大家的[鞠躬]

————————————

茨木跟着酒吞征战,是酒吞童子记忆力看到的第一个大妖,是大江山二把手,大江山势力不断壮大,一直在扩张,近日已经临近京都,在此停滞不前。

茨木童子至今没有第二性征分化,却拥有很多成年妖怪都无法匹敌的强大力量。

茨木每天的日常就是吹吞,打架,后来他发现酒吞喜欢歌舞町的酒就去了歌舞町枫林。

枫林有个o叫红叶和酒吞信息素契合度很高,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个很有福气的女人,结果这个o礼貌疏离,并不领情,茨木很不理解。

酒吞不想被信息素束缚,但是发觉红叶和京都阴阳师联系很深,甚至开始食人,恐有阴谋。所以酒吞在枫林探究,一边被红叶吸引,一边提醒自己警惕阴阳师。

酒吞虽然没有记忆,但是对茨木仍然熟悉,见到醉酒之后摇着铃铛的茨木,惊觉自己对茨木暗生情愫,恼羞成怒,对茨木避而不见。

在枫林买醉的鬼王思索着自己和茨木的关系,而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茨木也在想办法修复与挚友的关系。

茨木把这一切都怪罪于红叶的不识好歹,于是他去平安京找了晴明(游戏剧情)他发现晴明气息并不像传说中的最强Alpha,打了一架发现确实很强,寄希望于他能解决红叶的事情,带着晴明去找红叶。

[——下面是还没写到的——]

在枫林酒吞见到茨木和几个人类一起来,还是可能对大江山有所企图的阴阳师很是愤怒,对茨木发脾气之后回了大江山。十分惊恐的,他生气不是因为茨木把大江山置于险境,而是他太不小心,与虎谋皮,不顾自身安危,就像他失去右手的事情一样。但是他还是放心不下茨木,于是去找了晴明,结果发现他见到的是黑晴明,发觉黑晴明教唆红叶之后对晴明彻底没有好感的酒吞直奔枫林。

红叶见到晴明很惊喜,晴明一行人带着疑问来,带着更多疑惑离开。

红叶对晴明的痴迷让茨木感叹,红叶感激他把晴明带到这里,也为了让他放心相信自己对酒吞真的没有兴趣,告诉茨木,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晴明的式神,拥有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力量,保护晴明。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看心上人怎样都好,甚至会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对方,但是即便如此也不会有任何想放手的念头,只愿悲喜共度。

茨木似懂非懂,却也意识到自己对酒吞大概不是纯粹的友情。

源博雅十分不满晴明到处招惹桃花的行为,晴明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经过一番调查,在已经知道有两个晴明的酒吞提醒下,终于发现了黑晴明的存在。

晴明和黑晴明的交锋正式开始,而与此同时京都力量又开始洗牌。源家家主源赖光的爱刀鬼切反叛弑主,一人一刀同归于尽,一时间贺茂,藤原,晴明等守卫京都的阴阳师压力骤增。

红叶被白晴明收成式神,大江山送去了真挚的祝福。

源博雅回本家处理事务,发觉兄长气息未绝,神魂未散,大惊失色,叫来晴明。而另一边和茨木的鬼手融合在一起的鬼切借鬼手的力量凝聚了达摩克里斯之剑,借助达摩克里斯之剑活了下来,回大江山祭奠昔日好友。

茨木惊讶于他还活着,而酒吞童子只觉得这刀有些眼熟,感受到鬼切身上熟悉的,曾属于茨木的瘴气,他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曾经的酒吞温柔强大,一方霸主,性格爽朗,与其他大妖怪都交好,与荒川之主更是能帮着追妻的好兄弟,而找上门挑战茨木童子则是他最交好的挚友。

那时的茨木童子是一个力量强大的Alpha,没有归顺任何剑主却拥有非同寻常的力量,酒吞心知这是未来的达摩克里斯剑之主,发觉茨木童子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右手,达摩克里斯之剑大约就要出现,很是为他开心。

鬼切见到酒吞很是惊讶,又想到自己本也是已死之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为自己犯下的错请罪,酒吞童子表示并不在意。

茨木后知后觉的发现酒吞童子记起了曾经的伙伴,他对斩下自己右手的鬼切并无好感,但是见他帮酒吞恢复记忆又很是兴奋。

鬼切,酒吞,茨木,三人切磋混战,达摩克里斯之剑随酒吞一起出现,鬼切和酒吞都觉得这剑与记忆中有所区别。

鬼切私下询问茨木他怎么复活酒吞的,茨木十分坦然的告诉他,凡王之血必以剑终,他粉碎了自己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借助达摩克里斯之剑和阎魔交易了酒吞的灵魂,用妖力强行修复了酒吞的身体,救回了酒吞。

阎魔用达摩克里斯之剑溢出的力量凝聚了地狱之手代替茨木的右手,而酒茨木童子因为妖力枯竭,身体损耗过大,腺体受损。

大天狗来找酒吞童子,称自己找到了实现大义的办法,安倍晴明身为白狐之子,一心想要建立人与妖和平共处的世界,在玉藻前的蛊惑下分裂灵魂的晴明理念也变得不同,黑晴明就是一心维护妖族利益的那一部分。

玉藻前十分心塞的看着面前的大侄子,他本想把晴明源于葛叶的那一部分分离,解决他和晴明的对立问题,结果不管是白晴明还是黑晴明都不是一般的缺心眼。

酒吞和茨木与白晴明交好,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出手抵御八岐大蛇的攻击。(游戏剧情)面对荒川之主的酒吞童子不禁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兴奋,茨木与酒吞并肩而立,一同出手修复结界。

面前被解决的八岐大蛇并不是传说中的邪神,源博雅在源家发现了一个结界,晴明进入结界回溯时光,发现这是巫女怨气凝聚的幻影,这背后是由源家操纵的巨大阴谋,而本应已经与始作俑者同归于尽的鬼切重新出现,也让源博雅更加怀疑兄长的下落。

当酒吞童子从鬼切那里得知茨木为了复活自己付出的代价,意识到自己对茨木意义特殊,他震撼于茨木对自己的付出,却无法确认茨木对自己的感情,决定观察一段时间再处理。

在酒吞眼里,茨木实力强大,但是为人处世单纯到令人发指,懵懵懂懂,茨木眼里除了战意就是挚友,被茨木童子看着的时候,那种灼热的感觉没有人会拒绝,可是茨木是个Alpha……他不应该被另一个Alpha标记被支配,他有更高远的目标而不是雌伏人下。

茨木完全不知道酒吞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斗争,曾经的挚友又回来了,强大更甚往昔,且从不拒绝自己的挑战。茨木童子从不多想,对现在的生活心满意足,把曾经对酒吞产生的那一丝暧昧抛到脑后。

酒吞对茨木越来越关注,惊觉自己喜欢上了茨木,暗自想到,要是茨木来表白了,他就顺势答应茨木;而被青行灯提点过的茨木也注意到了酒吞的不同寻常,如果酒吞和自己表白…他连达摩克里斯之剑都和酒吞融为一体了,说好了朋友一生一起走,现在他们的相处模式,表白真的重要吗?

源赖光和鬼切的问题在玉藻前面前不值一提,在两个晴明共同请求下,玉藻前告诉他们,源赖光的意识沉睡在鬼切的刀里,那是他们契约残留的地方,也是鬼切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化形。

你是我最骄傲的刀……真是把好刀,不应该折在这里。于是鬼手的力量融入了鬼切的身体,源赖光卒。

鬼切一边说着不相信玉藻前的幻术一边信了大半,十分烦躁,利用自己的是他,让自己与同族相残的也是他,明知道他只把自己当成工具……

而玉藻前带来的不止这一个消息,他还带来了面灵气,强行解除了晴明的阴阳分离之术,重现了京都最强Alpha的风采。

凡王之血必以剑终,鬼切回忆起茨木的话尝试复活源赖光,得知此事的源博雅请求晴明帮助复活兄长。

沉默许久的晴明告诉鬼切他要击碎鬼切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这样才能释放源赖光的意识回到原本的躯体,而后失去达摩克里斯之剑的鬼切必会元气大伤,只有短时间内马上与阴阳师建立契约才能存活,即使存活以后也会受到阴阳师的制约。

鬼切同意了晴明的方案,不予抵抗的承受攻击,却不愿意与晴明建立契约,三日内若不契约,他的力量就会彻底消散。

源赖光及时醒来与鬼切重新建立了契约关系,重新开始。

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在鬼切和源赖光的刺激下了解到双a的做法,意乱情迷。

———以上———


凡王之血·设定篇

占tag致歉

【关于abo生理】

成年时觉醒第二性别,第二性别信息素依附于腺体,失去腺体可呈现伪未成年状态。

本文中会出现发情期/非发情期的各个性别的cp,所有人都拥有被标记的能力,但是标记存在的时间长短和性别有关,只有o的标记是终身制,随腺体一起存在的。A拥有标记别人的能力,B也有,但是成功率没有A高。

O的身体适合承受主要体现在他们身体更加柔软也更容易被开拓,但是韧性和身体强度比较低。

【关于主要cp性别】本文cp涉及各种属性

首先,茨木是一个ALPHA!这点很重要,但是文里暂时体现不出来。酒茨是双a组。

后期会出现双龙组,是ao属性的cp,大概会稍微虐一点。

和酒茨一起贯穿全文的还有晴博和光切,晴明黑白分开是未成年态的,只有灵魂分裂的问题解决才是京都最强Alpha。而博雅是一个Beta,这点我考虑了很多,博雅的实力证明了他有天赋,而他并不受源家重视,设定是b就合理化很多。

光切其实更让我纠结,我一方面觉得再写一对双a没必要,但是我还是选择了双a,他们的技能特点摆在那里,而且双方强势的性格都偏向a。另一方面我选择double双a就是他们的个人经历导致他们的生理特征完全不同,会有不同的体验。

除此之外还有荒金啊狗崽啊之类的,cp戏份不会太多,不过多赘述。

【关于能力者】达摩克里斯之剑是由自主觉醒能力者凝聚的外在能力提现,躯体化,即与能力者肉体相依存。达摩克里斯之剑有着充满不确定性的强大创造力,所以每个能力者的技能都不尽相同,同时剑的本体也代表着能力者强大的生命力。

追随达摩克里斯之剑的主人也可以获得能力,使用方式因人而异。

【关于时代背景】游戏背景,并不打算变动太多。

【关于篇幅】长篇吧,最后写完了会放个合集的。


【酒茨/微晴博】大江山的悲欢离合8

游戏剧情,可略过。

———正文———

时间就在酒吞别别扭扭的养成去红叶林喝酒的习惯中过去了,茨木看不得挚友这样为红叶纠结的样子,当然了,到底是因为酒吞纠结的对象而烦恼还是为酒吞有烦恼而烦恼这个很难说,反正他的心路历程绝对比当事叶和当事吞要复杂。

这段时间小妖怪们说京都那个著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在附近的活动突然频繁了起来,据说是鬼女红叶喜欢的人,能搞定挚友得不到的女人,这个阴阳师一定很厉害,实力说不定比挚友更强大。

于是他出现在了晴明的庭院,看着那个长了两条尾巴的小白狗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这个小狗身上隐约有危险的气息,但是明明就是一个妖力平和的小狗。

“都说了小白是狐狸啦!是狐狸!才不是小狗!!!”

庭院的晴明第一次听到红叶这个名字,但是还是决定茨木离开,这笔疑似以前欠下的风流烂账不是重点,重点是源博雅眼里幽幽的绿光。

当晴明真的打败了茨木,茨木十分满意的带他去见了对现在的晴明颇有几分新奇的妖怪世界。

“挚友啊,我……”声音戛然而止,瞳孔微缩,准备拉着晴明躲开酒吞这一击,即使晴明打败了自己,人类的身体肯定承受不了挚友一击,到时候只会是被酿成酒这一下场。

酒吞看着茨木用仅存的左手拽住面前阴阳师的样子更气了,但是也不打算继续打下去,只是重新坐下喝着酒。

晴明在面前开了个盾挡住酒吞的攻击,皱了皱眉,听茨木手忙脚乱的解释着,这两个大妖,明明力量强大,但是怎么感觉脑子都不太好使?

大江山这次的事情算是不了了之,鬼王的情感纠纷着实也难以描述,打了几场莫名其妙的架,见了几个莫名奇怪的妖怪。

“今天你带来的这个阴阳师,身上有和你前两天领上山的妖狐类似的气息。”


【酒茨/晴博】大江山的悲欢离合2

上一章和这一章都是过度章

———正文———

安倍晴明回忆起自己做过的错误决定,灵魂分裂这种草率滑稽的事情说干就干,无非是日子太无聊了。

所幸现在已经合二为一,刚好也可以清洗一下不听话式神,晴明不甚有感情的想着,不管白晴明还是黑晴明,都给自己带来了一些有趣的羁绊呢。

妖是简单而纯粹的生物,所以纯粹的灵魂更容易引得他们的好感,比如黑白晴明,比如,源博雅。

晴明笑得让一边坐着喝酒的酒吞嗤笑出声,这个阴阳师,明显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那天刚问完茨木那个问题就后悔了,可是茨木已经语无伦次的跑掉了。

落荒而逃

“你还记得我们刚见面的事吗?”晴明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坐在自家庭院的鬼王,“准确来说是我的半身,或者说是白晴明?”

“当时本大爷看到京都久负盛名的阴阳师来找,就觉得肯定和茨木童子有关系。”酒吞放下手中的酒,语气轻快,“那是我最快活的一段时间。”

[那时那小傻子还会追着本大爷跑]

晴明看着他眼中的回味,“可你那段时间还是没有把茨木童子拿下。”说着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壶清酒和两个杯子,笑眯眯地倒满,全然不顾酒吞瞬间的僵硬和黑掉的脸色,“你想得到茨木童子吗?”

“咒术就不必了,阴阳师。”酒吞十分自觉的给自己倒满仰头一饮而尽,“管好你自己和源家那个小子吧。”

“不妨讲一下?说不定,在下真的可以帮到你。”

白狐之子的眼睛似乎有诱人沉沦的魔力,不知鬼王是被这双眼睛蛊惑,还是被清酒醉倒,面无表情的看着安倍晴明,而晴明只是把玩着手中精致的酒杯,似笑非笑。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

————随着酒吞的讲述我们的故事就要进入正题啦~下一章开始走游戏剧情线,欢迎各位在评论区和我讨论,另,发本篇的时候我已经开学了[允悲]且我并没有存稿´_>`以后的更新真的要靠大家热情的催更了……(如果真的有人看的话)


【酒茨/微晴博】茨球的前世今生⑤

酒吞会说出这种感觉吗?

显然不会。


所以我还得再多写一点(划掉)


晴明神色复杂的看着酒吞茨木红叶三个

博雅更复杂的看着晴明和他们三个

神乐诡异的看着晴明博雅和他们三个


好吧,平安京的情感纠葛大概一时之间解决不了了。青行灯默默想着然后脑内迅速编排出一沓怪谈,情节婉转跌宕起伏。


“鬼王,不知你来我这里是?”晴明摇着扇子开口,“红叶已经是我的式神了。”

听到晴明这么说,红叶小小的惊呼,要不是为了维持在心上人面前的形象怕是能跳起来把屋顶掀翻。抬眼得意的瞟了一眼酒吞,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茨木。


博雅脸色更不对了,“喂,晴明,天皇那里有事找我,我先走了。”大步走出了庭院,晴明追了出去,留下一院子不能离开庭院的式神。


青行灯同情的看了一眼茨木,颇有些凉薄的开口,“茨木这手怕是白断了。”还有些似笑非笑的剜了一眼酒吞。

酒吞怎么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她

茨木根本没看懂青行灯的眼神什么意思


茨球懂了。


现在看来,所有人都觉得茨木喜欢酒吞,以青行灯为最,但是茨木……怎么可能。


他不会喜欢酒吞的,没有谁能比茨球更明白这一点。


他还记得曾经如何状似无意的让茨木接受炼化他魂魄的定情信物,告诉他这只是个普通的铃铛,以强大的实力作饵,抓到这条大鱼。


等他真的让茨木接受挚友这个称呼,让茨木留在大江山,鬼切已经不见许久了。


然后就是大江山退治,他忘了发生了什么,他记得他看见了鬼族战场的常胜者,鬼切。


后面再没了意识,想来应当是死了。


醒来的时候就是个球,最在乎的茨木叫别人挚友,他本以为茨木的鬼手是实力提升的表现…却不想是真的断了。


只是这个红叶……是谁。


【酒茨/微晴博】茨球的前世今生③

茨木的到来打断了茨球的思路,茨木粗暴的抓起它放在头上,向山下走去。

这个方向……茨木要去京都?

此时晴明的庭院——

“晴明大人,您吩咐我们做的衣服已经送到大江山了。”

“嗯。”晴明和博雅下着棋,捻着棋子漫不经心的回应了小纸人,“博雅,你输了。”说着放下棋子。

“啊!真是的!晴明你明知道我会输给你还非得和我下棋——”博雅叫嚣着自己的不满,随即又惆怅起来,自从八岐大蛇的事情解决了,晴明和黑晴明陷入了僵局,无非就是要不要合并灵魂这个问题。

就博雅而言,他并不想晴明变成原来的样子,不是那个名满京都的阴阳师人品有问题,只不过现在他已经斗不过晴明了,再加上一个黑晴明,他怕是要凉。

晴明打发小纸人去打扫庭院,手一挥棋盘就变成了茶具,抬手拿出三个杯子,倒上两杯茶,把其中一杯递给博雅,另一杯拿在手里,“客人快来了,不下了。”

博雅看着晴明略带无奈的脸问到,“什么客人?黑晴明吗?”

“阴阳师!”茨木童子顶着茨球大步迈进了庭院,“吾特穿这件衣服来给你看。”

“很…适合你。”晴明仔细打量,眼睛几乎要粘在茨木身上了。

“虽然茨木大人身上的气息很可怕,但是看起来却很可爱呢!”白藏主跟在神乐身边,化成人形和晴明打了个招呼“晴明大人”

“挚友也说好看!”茨木兴奋起来,“不过挚友那件穿着更显英武,人类某些方面确有可取之处。”

听到挚友这两个字下意识扶额,几人做好了听茨木长篇大论吹吞的心理准备,没想到茨木竟然扯开了话题,“这个球是怎么回事,我一穿上这衣服地狱之手就变成了这样,挚友觉得你可能知道。”

神乐仰着脖子盯着茨木头顶上的茨球,眼睛都直了。

“这个衣服并不是工匠织造出来的,”晴明思索着开口,“而是符咒凝结的,他会和你的妖力感知自己成型,所以不需清洗,款式颜色之类也没有具体模板,那是八百比丘尼教我的一个咒印,以后你要是想换样式可以来找我换个咒印。”

“至于这个球……也不是没有先例。”晴明回想起丑时之女怎么都收不回去的草人默默反思,“它应该是你的一部分。”

茨球终于听到一句关于自身来历的猜测,不受控制的在茨木头顶轻轻蹦了几下,引得茨木挠了挠头,又把茨球放正。

“你的妖力,或者是地狱之手的力量,创造了这个不成熟的生命。”晴明观察了一会儿,不确定的开口,“据我观察这个球并不完全受你控制,是吗?”

茨木点了点头,“吾与此球似乎有些关联,有时也能控制,吾地狱之手出现此球便只停于吾妖力之上。”

晴明抬手把茨球拿在手里,不动声色的往神乐眼前凑了凑,继而开口,“地狱是一个充满灵魂力量的地方,你的地狱之手除了战斗都在那里,也许是吸收了灵魂的力量,再加上前段时间京都出事你的地狱之手又沾染了巫女沉重的念力,力量饱和,这才有了他。”

茨球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ರ_ರ

[我明明记得我是酒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