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人

杂食,更新靠催,养老

关于大江山之章音乐剧

音乐剧是真的值得,我可以这句话我已经说到不想再说了,磕cp有点上头,我现在觉得有点缺氧。我刚从剧场走出来,我知道基友 @大鸢鸢~ 为什么会说剧本像我写的了,这个真的太对我胃口了。

天津的舞台也很棒,可以说非常值得了,都给我看!!!

很多脑洞都和我的不谋而合,当然我知道有些梗是难以避免的,但是看完音乐剧得我难以保证,我接下来的思路到底是受音乐剧影响还是我自己一直都想这么写。

我的凡王之血应该会继续往下写,但是会写的比较简略,大概会把我的大纲细化一下直接放上来。

对于音乐我只能说,我可以!!!!!!!!!!!


【酒茨】凡王之血1

ABO,世界观借用《K》设定,达摩克里斯之剑择主,给选定者王的力量,向王宣誓效忠的人可以获得与王相同元素的能力,每个人能力使用方式,也就是技能,不尽相同。达摩克里斯之剑就像游戏账号卡,可以继承,可以换操作者,也可以由高端玩家从小白一步步封神,吸引新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凝集。只有当王使用能力时达摩克利斯之剑才会出现在天空上方,给使用者加成。

——正文——

酒吞是个Alpha,所以当一个信息素契合度高达87%的地坤出现在他面前,他心动了。这种心动无可避免,所有人都这么觉得,包括同样被他吸引的Omega红叶。

红叶是一个歌舞町的管理者,那个歌舞町距离酒吞领导的大江山不远,本来是挺远的,这些年大江山势力不断扩大,鬼族鲜红的达摩克里斯之剑逐渐靠近京都,这里连空气都是扭曲的。

那天茨木走在街上,毫不掩饰自己的鬼族特征,看着花街上少有惧色的人类少女十分稀奇,“不愧是平安京。”  连姑娘的胆子都比别处的大。

“今天有花魁的演出哦!”街上的男人或者步履匆匆,或者故作矜持,最后一大半都进了那家店,茨木则继续在街上逛着,感受到人群中有股格外鲜亮的鬼女气息。

“红叶姑娘今天在店里,有好酒!”

茨木童子进了这家店,浓郁的鬼女气息激起了他刻在骨血里的好战。

当他故意摔坏第三个杯盏时,红叶出现了。

飘忽的枫叶带着不可忽视的力量,“我是这小店的掌柜,不知哪里照顾不周?”

“这酒卖不卖?”茨木一本正经,仿佛这就是一家普通酒肆,没有台上精彩绝伦的舞蹈,也没有座旁娇艳柔顺的姑娘。

“抱歉,这酒我们不卖。”红叶挑了挑眉,开什么玩笑老娘自己都不够喝,歌舞町买酒,怕是故意来找茬的,“这件事,也许我们老板做得了主,我只是一个小小掌柜。”

这家歌舞町属于白狐之子,标牌精心刻画了安倍晴明的桔梗印,半妖安倍晴明。安倍晴明少年时期凝聚了一把全新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在贺茂家族逐渐没落之后成为京都最强大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红叶的如意算盘打得响,虽然安倍晴明几乎没管过手下的产业,但是并不耽误她用安倍晴明的名字唬人,来者不善,听到安倍晴明的名头总得掂量掂量。

可惜了,可惜茨木一直都是不嫌事大的典型代表。

等到茨木连人带店砸个干净,红叶血流不止,心情十分复杂,闻起来虽然没有Alpha的味道,但是从武力值分析,他必然是Alpha。他竟然真的对Omega下得去手?

随着Omega血中的信息素越发浓郁,茨木一点反应都没有,红叶不禁重新怀疑自己的判断,他可能真的不是Alpha。

茨木寻了个葫芦准备把酒全都打包带走,挚友喜欢这家的酒,这次他得罪了爱宕山那只不知道是鸟还是狗的大妖怪,大江山折损不少,得好好赔罪才是。

“要不是盗墓小鬼来大江山,本大爷都不知道你这么有本事,茨木童子。”酒吞童子从外面大步迈进来,毫不掩饰alpha富有攻击性的信息素,话是对着茨木说的,人却没在茨木跟前停住,直接就走到柜台旁边扶起了红叶。

茨木被酒吞一葫芦砸在地上,麻溜自己爬起来,一声挚友喊得清脆响亮。

然后就被提溜回家了,酒吞一脸“这倒霉孩子又出来作妖了我替他给大家陪个罪”的标准表情,动作熟练唱念俱佳,“真是抱歉红叶姑娘,店里损失在账上,改日登门赔罪。”

红发大妖第一次以这种姿态莅临,红叶一开始只当是个信息素契合度比较高,又比较死皮赖脸的追求者,没想到竟然是大江山之主。

大江山的印记离京都不远,这几年越来越近,原因很简单,鬼王一路征战,从丹波山到平安京,都被大江山征讨了。


【酒茨/微光切】大江山的悲欢离合11

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当然不会管太多人类的事情,因为麻烦。

酒吞仍旧去红叶林喝得醉醺醺,茨木依然在他身边喋喋不休,“妖狐整天不见踪影,气息倒是在大江山,源氏和巫女的事情刚有些眉目,他……”

“红叶!再跳一曲吧!”酒吞盯着红叶打断了茨木的话,全然是不在意的样子。

茨木看着酒吞大笑鼓掌的样子,起身拂了拂衣角的灰尘,转身离开了红叶林“挚友我去寻妖狐了。”

酒吞失手捏碎了一只酒碗。

红叶毫不在意的旋转着,她只为晴明大人而舞,似乎根本不在意刚刚身旁两个大妖之间的暗流涌动,却是不动声色的离酒吞越来越远。

酒吞发觉红叶走远,烦躁得用鬼葫芦喷了两口瘴气,起身回了大江山,这烦躁实在是无由来。

他和茨木都心知肚明,这是注定没有结果的感情。

明明他知道茨木对他不是没感觉,他也对茨木念念不忘,可是恣意妄为的鬼王在面对茨木时一直都是回避的态度。

他隐约感受到,一旦迈出那一步,他和茨木的关系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挚友,为何他们都说八岐大蛇是汝父?”

“啧”酒吞童子不爽到想摔碗,“本大爷和那个邪神没有关系。”

虽然还有疑惑但是既然挚友说没关系那就是没关系!嗯!

茨木童子一碗碗酒喝下去,醉醺醺的,依稀看见了砍掉自己手臂的那把利刃,甚至感受到了断手的气息,一激灵酒都醒了,“挚友!”

大江山退治的时候他不在场,挚友被围攻致死……怕也是这把刀干的好事吧。

“叛徒”茨木本想直接动手,却被酒吞按住,只得愤恨的看着鬼切“你来这里做甚!”

“…鬼王大人,鬼切特来请罪。”

“都已经随阴阳师唤作鬼切了,还请什么罪!本大爷可担不起你这一句鬼王!”酒吞童子语气不善,拎着酒葫芦一副打算动手的样子,“茨木的右手,用着可还方便?”

“挚友!”茨木童子颇为羞愧的喊了一声。

“你安静!”酒吞童子把茨木按下,“本大爷今天教教你,怎么打架!好好看着!”

最后也没有成功给茨木报仇,酒吞还是念了几分旧情,也有可能是存心的戏耍,反正他和鬼切这一场,直打到源家来人,和安倍晴明一起,把鬼切带走了。


【酒茨/微樱桃】大江山的悲欢离合6

这些小妖怪怎么想的当事ssr一点都不知道,当事sr……不对某叶根本就没有当事她只是被炮灰了。

春光正好,红叶看着领着一群小妖怪找上门的茨木,满脸不知所措。

什么意思?茨木童子不会是因为鬼王大人近日来这里喝酒来闹事吧,也不是她邀请的啊!

“茨木大人,误会啊!”在茨木动手前,红叶赶紧开口阻止大江山众妖进入枫叶林,“我知道您和鬼王大人关系非同一般,但是鬼王大人来我的枫叶林除了喝酒什么都没发生过!”(总觉得像是被正宫抓到的小三呢)

为什么这两句话茨木都能听懂,合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吾与挚友深情厚谊不容置喙,但是既然鬼王心悦,汝自当移居大江山,与挚友携手共度。”茨木一本正经的解释,“春雨初晴,今日我们备好礼物前来,请鬼后去看看,房间可还有什么不妥。”

红叶:Σ(°Д°;鬼后个仙人板板哦!

               上头ヾ(。 ̄□ ̄)ツ ︵ ┻━┻

桃花扑在樱花妖怀里哭得凄惨,“他又来了!他把我拽秃了!1551我没法见人了!”

樱花妖帮穿好白无垢,“这样就看不见了,过几天就长出来了,这几天天气很好,长得很快的!”

酒吞一觉醒来,拔剑四顾心茫然,大江山光突突一个妖都没有,什么情况?茨木童子带着本大爷的小崽子们跑路了???

房间还面目全非了,整个鬼王都散发着寒气,睡觉的时候能进酒吞房间的只有茨木童子,装饰这么娘不兮兮的,这么多桃花是想干嘛?揉了揉貌似是因为宿醉而头疼的额角,十分烦躁的去平安京,准备打点清酒。

被推进门的红叶:这哪里是雨之霁,也不是茨木大人强行搞的桃之华,这明明就是梅之寒啊!

茨木:嗯?挚友呢?我放着那么大一只鬼王呢???

远在平安京的挚友:阿嚏——

果然没有随便宿醉的鬼王,只有不对挚友设防的酒吞。

忙着找酒吞邀功的茨木并没有意识到,大江山的众小妖悄咪咪把红叶领到了别的房间。

等到茨木意识到的时候,红叶用一种同情心疼还夹杂着同病相怜的眼神看着茨木,“加油啊茨木大人,早晚有一天你会得偿所愿的!”

???“谢谢”茨·一脸懵逼·木。


大江山的悲欢离合5

这章暴露了我是个吞吹的本质(bushi

————正文————

红叶停下了舞步,向这个有名的大妖打了个招呼,“茨木大人说笑了,并没有这样的事。”

“汝不愿为大江山鬼后?鬼女红叶!莫不识好歹!”茨木童子沉声发问,脸色黑得像锅底。

开什么玩笑,吾整日跟在挚友身后,连一场酣战都要一再祈求,汝只一鬼女,实力低微,得挚友青眼而不知珍惜,一再推诿,分明欲迎还拒而已!偏挚友喜这鬼女,真是可恼!

旁边酒吞的脸色比他更难看,当着茨木的面,堂堂鬼王鬼王被一个小小鬼女拂了面子。看出茨木熊熊的战意,心情又莫名的好了起来,虽然知道茨木不可能争风吃醋,但是这负面情绪的出现,是不是意味着茨木其实还是是有一丝想法的?

闷一口酒,意气风发的鬼王迎上茨木的攻势,磅礴妖力涌动在他们身侧,红叶远远跑了,大喝一声,“还请鬼王大人和茨木大人妖力强盛!还请怜惜这枫林!”

酒吞和茨木都没有回应她的话,“看来挚友今日心情很好,可愿与吾一战!”平常哪有这么痛快的拎葫芦起身,甚至带着笑迎战,挚友果真为了这鬼女红叶……也罢,此战过后回大江山准备迎鬼后便是。

看着茨木燃起的战意和兴奋,琥珀色中漾满了自己的影子,酒吞连发丝都是烧的。他们的战斗向来是没有任何花俏招式的妖力冲撞,大地龟裂,风云变色。一次次毫无保留的妖力输出,茨木灵活闪避着鬼葫芦的瘴气,酒吞却硬生生抗下茨木一下地狱之手,用鬼葫芦化成妖气接连几下封上茨木去路。

茨木输了,兴奋到颤抖,这么痛快的战斗只有挚友才能给予!挚友连着硬接几下地狱之手,即使自己失去鬼手后招式还不甚熟练,威力也不容小觑,这是何等的实力!

酒吞听了一大段让他面红耳赤的彩虹屁很是嫌弃的把茨木打发走了,再继续下去茨木就会看到酒吞耳朵和头发一个颜色。

回到大江山的茨木向大江山的妖怪们说起鬼后的事情,小妖怪们都半是欢喜半是担忧。

酒吞不是个很称职的鬼王,但是他仍然给予了这些小妖怪庇佑。酒吞作为站在鬼族顶点的鬼王,实力强大,这些小妖怪能回馈鬼王什么呢?无非是阿谀奉承,跑腿打杂,小妖怪生命转瞬即逝,但是酒吞站在鬼族战场上便无人来犯,即便是平安京的阴阳师来退治,酒吞也未曾牵涉这些实力低微的小妖。更何况,论阿谀奉承他们又有谁比得过专业吞吹茨木童子?

即使当年对炼狱茨木童子心动,哪怕分裂灵魂藏缅铃赠予心上大妖,酒吞也不曾像别的大妖怪说走就走。即使一边喝酒一边说真麻烦,那个一口一个本大爷的大妖还记得自己是大江山鬼王。

退治大江山,先问本大爷!

可是有了鬼后又会怎么样呢?鬼女红叶独居枫叶林,若独居惯了遣散大江山众小妖,又有谁能护他们在弱肉强食中苟且偷生?去掉大江山妖怪的名头,不过是阴阳师随手一张符便灰飞烟灭的小妖而已。

真希望大江山当家只有鬼王大人和茨木大人啊——大江山的小妖怪看着茨木童子兴奋的笑脸暗自想着。

————题外话————

那么你们希望大江山鬼将变成鬼后吗

大江山的悲欢离合4

其实酒吞真的不愿面对茨木带着一丝怀念的崇敬目光,那目光透过是在他看什么别的东西。

酒吞:不应当不应当,毕竟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鬼王,只敢偷偷喝喝酒这样子。

缅铃的声音传进酒吞耳朵里,酒吞知道茨木要来找他了。


其实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个什么东西,这个被白色毛茸茸的大妖整日贴身带着的不起眼缅铃里,有他的灵魂。


有些人说,分裂灵魂需要谋杀。

其实不是,分裂灵魂需要执念,强大到足以创造一个新的生命的念力会割裂灵魂。所以谋杀的恶意可以,共生的守护契约也可以。


他听到铃铛里他切下的灵魂用欢快甜腻到令人作呕的语气庆祝着茨木童子的到来——尽管是为了来找他打一架。

可是他体会不到这种欢呼雀跃,甚至为此烦躁,烦躁到坐立难安。

索性干脆拎着酒葫芦起身去了枫叶林,一边喝酒一边思索那个缅铃到底是个什么玩意,要说是他想谋杀谁那可真是……无稽之谈。

恶鬼杀人直接动手,何况是鬼王酒吞童子。

再说那个铃铛里面根本没有半分恶意,虽然也没有守护契约就是了。

那么他想守护的是那个毛茸茸的大妖怪吗?

酒吞看着枫叶林里不停的舞着的红叶,回忆起那个叫着挚友紧紧跟在身后的大妖,觉得这个认知似乎没那么难以接受。


那么里面的守护契约呢?

酒吞的妖力带着深厚的生机,他可以通过妖酒迅速回复生命力,他的灵魂也有非同寻常的力量。


令人眼花缭乱的舞姿并没有扰乱鬼王的心,酒吞童子推测自己的魂片应该带给了茨木某种和吞噬或者回复生命力有关的能力,从茨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来看,这种变化应该是相当细微或者平日不会触发的。


和茨木战斗时虽然觉得这个对手很难缠,但是主要是茨木的精神旺盛,妖力回复并没有比别的大妖怪快……那就是说这种力量平时应该是不被激活的,就是不知道激活条件是什么,啧。


酒吞童子喝了口酒,他不觉得自己会做无用的事情,这个缅铃一定有很重要的作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给他预警茨木要来了。


不想和茨木打架,一见面就是打打架,仿佛本大爷就是个陪练 (▼ヘ▼#)本大爷有小情绪了!


“红叶……做本大爷鬼后如何?”一副醉醺醺的酒鬼的样子,哪还有半分鬼王的气度。


红叶甚至没有停下舞步,只笑着说,“红叶只为晴明大人起舞,鬼王大人说笑了。”


“可是本大爷很喜欢你。”茨木马上就要到了吧好刺激啊他会不会吃醋啊我该怎么才能自然而然的告诉他只要他乖乖的我就是他一个人的挚友啊怎么办我好快乐——


“挚友要娶妻了吗?”茨木的声音一如往常“恭喜恭喜!”


哦豁完蛋——酒吞从茨木脸上看不到一丝负面情绪,看上去很是为他高兴——完了,玩脱了。


【酒茨】大江山的悲欢离合3

希望得到大家的认可,祝大家使用愉快聊天~

————正文————

从睁开眼那一刻,酒吞童子就知道自己是鬼王,只是他对面前这个自称是挚友的白色毛茸茸的大妖印象实在是太少,他能回忆起他们战斗的场景,也能回忆起他们月下饮酒的画面,但是他感受不到那种炙热,他看到自己送了这个叫茨木童子的妖怪有魂片的缅铃,却体味不到理论上应当是心动的情感。

酒吞童子知道自己大约是缺了什么,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他依旧能快意饮酒的情况下,唯独吞噬他对这个白毛大妖的情感。

不过这并不影响两个活了几百年还臭不要脸自称童子的老妖怪一生纠缠。

他发现一片艳丽妖异的枫叶林,那个名叫红叶的鬼女,舞姿灵动惑人,但是她最吸引大江山鬼王的并不是这舞姿——而是她身上的那痴迷和近乎癫狂的爱意。

像极了他失去的东西。

他探寻不到茨木童子留在大江山的目的,但是强劲的实力让茨木童子轻易坐上了鬼将的位置。

除了隔三差五找自己打个架,这家伙真的给大江山省了好多麻烦,酒吞暗自想着,有这么一个鬼将似乎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然后就听见隔壁桃花妖哭哭啼啼的来告状说茨木童子把她撸秃了。

……真好

酒吞默默收回前面的想法并喝了口酒。

刚赔了桃花妖一碗纯正不含瘴气的妖酒,鬼葫芦出品,质量有保障!就听见茨木童子老远喊着挚友跑过来,还拎了坛看上去应该是酒的东西。

“吾以己妖力化桃花,等桃花再开就能喝了!先埋在此处,挚友到时候一定要好好尝尝!”

酒吞不忍心告诉兴冲冲的大妖桃花妖受他妖力温养已经再开花了,只十分平淡的点了点头,“喝不惯本大爷酿的酒吗?”

以妖力入酒,酒会带着大妖的气息,自然是各有不同,酒吞的妖酒入口就烧到了胃里,通身暖意,现在却是夹着一丝苦涩,喝完也没那么暖了。酒吞自己浑然不觉,也没有旁的什么人喝过酒吞的酒,只有茨木喝出了些微的不一样,还试图还原挚友的味道,所以他选了最甜的桃花酿。

后来酒吞启封尝了尝,那酒入口都是苦的,不呛不辣,入了腹能把人烧起来,再喝那酒也越喝越甜,胸口一抽一抽的疼,就再没喝过,又重新封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