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人

杂食,更新靠催,养老

[歌词改]夜宴风波

大江山动荡羁绊被暗藏

谁在响,

你和我争斗可有下一场,

退治宴点亮屏风遮住窗

夜太长,

兵刃相和 不敢退场,

鬼王一张扬渲染了战场

别退让,

你和我共饮可在这宴上,

京都的繁象绚丽的空荡

不平常,

那是假装,百鬼早作放浪

你可夸我 此人 风流轻狂,

你可嘲我 这挚友 莫名荒唐,

你可劝我 铃铛 也别摇响,

啊挚友一场 别去分清真相,

你可问我 来日 如何去装

你可懂我 也不顾 江山战场,

你可劝我 尽情 活个酣畅,

别再 去隐藏,

我这一战 漾刀光

招式都得当

挚友或鬼王 惨淡收场

我这一舞 穿插在 罗生门月光

你可懂我要躲藏


退治终到访战鼓被奏响

情节上,

才华沉没在世俗的眼光,

以恶制恶它有何种影响

我没忘,

那是假装 说来无比勉强,

你可夸我 此人 痴心妄想,

你可嘲我 这鬼谋 理当呈堂,

你可劝我 斩恶 也别荒唐,

啊主仆一场 别去分清真相

你可问我 后人 如何去挡

你可懂我 也不顾 阴阳两方,

你可劝我 尽情 活个酣畅,

别再 去隐藏,

我这一战 循着光

仪态都得当

契约成了谎 惨淡收场

我这一剑 穿插在 情分最终章

你可懂我要躲藏

——————

之前那个少填两句,现在已经改完了。

音阙诗听的夜宴风波,我听这首歌的时候就觉得很适合酒茨光切,暗搓搓重新填了词,这首歌朗朗上口,大家有兴趣可以听一下~


[酒茨]凡王之血(大纲文一发完)

我接下来时间大概真的不足以全部按之前的节奏写完了,如果大家想看某个情节可以评论或者私信我,我会尽量满足大家的[鞠躬]

————————————

茨木跟着酒吞征战,是酒吞童子记忆力看到的第一个大妖,是大江山二把手,大江山势力不断壮大,一直在扩张,近日已经临近京都,在此停滞不前。

茨木童子至今没有第二性征分化,却拥有很多成年妖怪都无法匹敌的强大力量。

茨木每天的日常就是吹吞,打架,后来他发现酒吞喜欢歌舞町的酒就去了歌舞町枫林。

枫林有个o叫红叶和酒吞信息素契合度很高,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个很有福气的女人,结果这个o礼貌疏离,并不领情,茨木很不理解。

酒吞不想被信息素束缚,但是发觉红叶和京都阴阳师联系很深,甚至开始食人,恐有阴谋。所以酒吞在枫林探究,一边被红叶吸引,一边提醒自己警惕阴阳师。

酒吞虽然没有记忆,但是对茨木仍然熟悉,见到醉酒之后摇着铃铛的茨木,惊觉自己对茨木暗生情愫,恼羞成怒,对茨木避而不见。

在枫林买醉的鬼王思索着自己和茨木的关系,而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茨木也在想办法修复与挚友的关系。

茨木把这一切都怪罪于红叶的不识好歹,于是他去平安京找了晴明(游戏剧情)他发现晴明气息并不像传说中的最强Alpha,打了一架发现确实很强,寄希望于他能解决红叶的事情,带着晴明去找红叶。

[——下面是还没写到的——]

在枫林酒吞见到茨木和几个人类一起来,还是可能对大江山有所企图的阴阳师很是愤怒,对茨木发脾气之后回了大江山。十分惊恐的,他生气不是因为茨木把大江山置于险境,而是他太不小心,与虎谋皮,不顾自身安危,就像他失去右手的事情一样。但是他还是放心不下茨木,于是去找了晴明,结果发现他见到的是黑晴明,发觉黑晴明教唆红叶之后对晴明彻底没有好感的酒吞直奔枫林。

红叶见到晴明很惊喜,晴明一行人带着疑问来,带着更多疑惑离开。

红叶对晴明的痴迷让茨木感叹,红叶感激他把晴明带到这里,也为了让他放心相信自己对酒吞真的没有兴趣,告诉茨木,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晴明的式神,拥有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力量,保护晴明。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看心上人怎样都好,甚至会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对方,但是即便如此也不会有任何想放手的念头,只愿悲喜共度。

茨木似懂非懂,却也意识到自己对酒吞大概不是纯粹的友情。

源博雅十分不满晴明到处招惹桃花的行为,晴明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经过一番调查,在已经知道有两个晴明的酒吞提醒下,终于发现了黑晴明的存在。

晴明和黑晴明的交锋正式开始,而与此同时京都力量又开始洗牌。源家家主源赖光的爱刀鬼切反叛弑主,一人一刀同归于尽,一时间贺茂,藤原,晴明等守卫京都的阴阳师压力骤增。

红叶被白晴明收成式神,大江山送去了真挚的祝福。

源博雅回本家处理事务,发觉兄长气息未绝,神魂未散,大惊失色,叫来晴明。而另一边和茨木的鬼手融合在一起的鬼切借鬼手的力量凝聚了达摩克里斯之剑,借助达摩克里斯之剑活了下来,回大江山祭奠昔日好友。

茨木惊讶于他还活着,而酒吞童子只觉得这刀有些眼熟,感受到鬼切身上熟悉的,曾属于茨木的瘴气,他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曾经的酒吞温柔强大,一方霸主,性格爽朗,与其他大妖怪都交好,与荒川之主更是能帮着追妻的好兄弟,而找上门挑战茨木童子则是他最交好的挚友。

那时的茨木童子是一个力量强大的Alpha,没有归顺任何剑主却拥有非同寻常的力量,酒吞心知这是未来的达摩克里斯剑之主,发觉茨木童子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右手,达摩克里斯之剑大约就要出现,很是为他开心。

鬼切见到酒吞很是惊讶,又想到自己本也是已死之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为自己犯下的错请罪,酒吞童子表示并不在意。

茨木后知后觉的发现酒吞童子记起了曾经的伙伴,他对斩下自己右手的鬼切并无好感,但是见他帮酒吞恢复记忆又很是兴奋。

鬼切,酒吞,茨木,三人切磋混战,达摩克里斯之剑随酒吞一起出现,鬼切和酒吞都觉得这剑与记忆中有所区别。

鬼切私下询问茨木他怎么复活酒吞的,茨木十分坦然的告诉他,凡王之血必以剑终,他粉碎了自己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借助达摩克里斯之剑和阎魔交易了酒吞的灵魂,用妖力强行修复了酒吞的身体,救回了酒吞。

阎魔用达摩克里斯之剑溢出的力量凝聚了地狱之手代替茨木的右手,而酒茨木童子因为妖力枯竭,身体损耗过大,腺体受损。

大天狗来找酒吞童子,称自己找到了实现大义的办法,安倍晴明身为白狐之子,一心想要建立人与妖和平共处的世界,在玉藻前的蛊惑下分裂灵魂的晴明理念也变得不同,黑晴明就是一心维护妖族利益的那一部分。

玉藻前十分心塞的看着面前的大侄子,他本想把晴明源于葛叶的那一部分分离,解决他和晴明的对立问题,结果不管是白晴明还是黑晴明都不是一般的缺心眼。

酒吞和茨木与白晴明交好,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出手抵御八岐大蛇的攻击。(游戏剧情)面对荒川之主的酒吞童子不禁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兴奋,茨木与酒吞并肩而立,一同出手修复结界。

面前被解决的八岐大蛇并不是传说中的邪神,源博雅在源家发现了一个结界,晴明进入结界回溯时光,发现这是巫女怨气凝聚的幻影,这背后是由源家操纵的巨大阴谋,而本应已经与始作俑者同归于尽的鬼切重新出现,也让源博雅更加怀疑兄长的下落。

当酒吞童子从鬼切那里得知茨木为了复活自己付出的代价,意识到自己对茨木意义特殊,他震撼于茨木对自己的付出,却无法确认茨木对自己的感情,决定观察一段时间再处理。

在酒吞眼里,茨木实力强大,但是为人处世单纯到令人发指,懵懵懂懂,茨木眼里除了战意就是挚友,被茨木童子看着的时候,那种灼热的感觉没有人会拒绝,可是茨木是个Alpha……他不应该被另一个Alpha标记被支配,他有更高远的目标而不是雌伏人下。

茨木完全不知道酒吞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斗争,曾经的挚友又回来了,强大更甚往昔,且从不拒绝自己的挑战。茨木童子从不多想,对现在的生活心满意足,把曾经对酒吞产生的那一丝暧昧抛到脑后。

酒吞对茨木越来越关注,惊觉自己喜欢上了茨木,暗自想到,要是茨木来表白了,他就顺势答应茨木;而被青行灯提点过的茨木也注意到了酒吞的不同寻常,如果酒吞和自己表白…他连达摩克里斯之剑都和酒吞融为一体了,说好了朋友一生一起走,现在他们的相处模式,表白真的重要吗?

源赖光和鬼切的问题在玉藻前面前不值一提,在两个晴明共同请求下,玉藻前告诉他们,源赖光的意识沉睡在鬼切的刀里,那是他们契约残留的地方,也是鬼切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化形。

你是我最骄傲的刀……真是把好刀,不应该折在这里。于是鬼手的力量融入了鬼切的身体,源赖光卒。

鬼切一边说着不相信玉藻前的幻术一边信了大半,十分烦躁,利用自己的是他,让自己与同族相残的也是他,明知道他只把自己当成工具……

而玉藻前带来的不止这一个消息,他还带来了面灵气,强行解除了晴明的阴阳分离之术,重现了京都最强Alpha的风采。

凡王之血必以剑终,鬼切回忆起茨木的话尝试复活源赖光,得知此事的源博雅请求晴明帮助复活兄长。

沉默许久的晴明告诉鬼切他要击碎鬼切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这样才能释放源赖光的意识回到原本的躯体,而后失去达摩克里斯之剑的鬼切必会元气大伤,只有短时间内马上与阴阳师建立契约才能存活,即使存活以后也会受到阴阳师的制约。

鬼切同意了晴明的方案,不予抵抗的承受攻击,却不愿意与晴明建立契约,三日内若不契约,他的力量就会彻底消散。

源赖光及时醒来与鬼切重新建立了契约关系,重新开始。

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在鬼切和源赖光的刺激下了解到双a的做法,意乱情迷。

———以上———


关于大江山之章音乐剧

音乐剧是真的值得,我可以这句话我已经说到不想再说了,磕cp有点上头,我现在觉得有点缺氧。我刚从剧场走出来,我知道基友 @大鸢鸢~ 为什么会说剧本像我写的了,这个真的太对我胃口了。

天津的舞台也很棒,可以说非常值得了,都给我看!!!

很多脑洞都和我的不谋而合,当然我知道有些梗是难以避免的,但是看完音乐剧得我难以保证,我接下来的思路到底是受音乐剧影响还是我自己一直都想这么写。

我的凡王之血应该会继续往下写,但是会写的比较简略,大概会把我的大纲细化一下直接放上来。

对于音乐我只能说,我可以!!!!!!!!!!!


[酒茨]凡王之血4

晴明的庭院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狂躁的战意充斥着庭院的结界,博雅迎来一位“志同道合”的敌手。茨木童子本以为这个身着蓝色狩衣的年轻人没什么真本事,结果一番切磋,不由感叹不愧是京都最强达摩克里斯之剑的持有者。

这样看来,红叶那个女人的眼光还不错。这个人类,看上去冷静可靠,让茨木觉得忌惮之余又有些希冀,倒是身边那个红色的人类气息锋锐,十分对茨木的胃口。

晴明已经听够茨木对酒吞童子的吹捧了,他还是第一次从一个妖怪口里听到关于鬼王的消息,这个从一见面就高傲矜持的白发大妖在提到他口中的红色妖怪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活像一只大猫,什么头脑冷静实力强大之类的。

他倒是没觉得怎么样,旁边的博雅已经快烧着了。什么实力强劲头脑冷静,现在不过就是一个醉鬼,还是在枫林为一个Omega买醉的醉鬼,哪有传闻中那个大江山最强alpha的样子,不像晴明…啧。

枫林买醉的鬼王其实已经闻到了茨木童子的气息,和一群人类的味道掺杂在一起。

啧,人类。红叶和那个安倍晴明纠缠不清也就罢了,茨木这种头脑简单的要是被有心人利用…想到这里酒吞现出身形,仍是那副醉醺醺的样子,颇为享受的听茨木在人类面前夸赞自己。

等等,这个人…安倍晴明???

“能陪伴我的只有酒和月亮,不是你茨木童子。”酒吞听见自己这么告诉面前的大妖怪,他绝不会承认自己是恼羞成怒,他只是在思索,又是这个人类,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安倍晴明…”晴明看到酒吞童子从一个颓然酒鬼猛地迸发出鬼王的气势,隐约觉得似乎和自己失去的记忆有关。

茨木童子见到酒吞童子产生强烈的战意十分兴奋,博雅觉得要是他有尾巴大概已经开始摇了。茨木童子已经很久没有四处挑战了,他很清楚眼前就有追求更强大力量的捷径,另一方面他也察觉到,现在即使荒川之主的鱼塘被他炸了,两米三的大咸鱼杀上大江山,也不会再有大妖怪拎着鬼葫芦教训他了。

“挚友只是被信息素迷惑了,他是站在鬼族顶点的Alpha,那磅礴的力量和强健的身躯!吾一定会帮挚友重临巅峰!”晴明听着茨木豪情壮志顿觉头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江山势力越来越靠近京都,还没有正式下帖拜访就已经这么稀里糊涂交恶,看来还是得找个时间清点一下。庭院开支不高,八百比丘尼来了之后小白就像找到救星一样把所有商铺的账本都扔给了比丘尼。

毫无疑问,大江山鬼王并非徒负虚名,酒吞童子身上无意识散发的瘴气让晴明感受到了浓重的威胁,小白悄咪咪的提醒神乐离这两个大妖怪远一点,他们身上散发着危险的味道。

话是这么说,见到酒吞童子的时候还是有不小的心理落差,大概是路上茨木童子吹的太厉害,他们完全没看出头脑冷静的鬼王的味道。就是一个控制不好自己情绪的醉鬼,一副为情所困的样子,真是……


——题外话——

家里有事,暂时不码,所以加更,等我看完音乐剧(我的是天津场)可能会产生新的理解,就这样~


[酒茨]凡王之血3

后跟游戏第十章剧情

————正文————

    酒吞不知道那个吻缘何而起,他照旧替茨木收拾烂摊子,忙的焦头烂额——那个小混蛋,平时和自己打还打不够吗?见一个约一个,就跟四处留情的种马一样,仗着自己妖力磅礴就不知天高地厚!整整三天没找本大爷(打架)了,本大爷难道还没那个整天抗着根草的小姑娘有吸引力吗???
    但是这一切和他酒吞童子有什么关系呢?他已经找到了信息素契合度更高的Omega,枫林的神酒,那明明是人类酿造的液体谷物,注入灵力之后却对酒吞童子有难言的吸引力。很难说酒吞扩大达摩克里斯之剑的范围不是为了来京都喝酒。
    人类的酒液人类的花街,鬼气缭绕的枫林,盗墓小鬼的故事和蹁跹的红叶,红发的鬼王沉醉在这里已有月余,酒吞拿童子嗜酒,人尽皆知,但是这般沉溺其中不知昼夜还是第一次。明明是他在有意识地躲着茨木童子,掏空了伴生鬼葫芦,酒气飘远,他总能在茨木来到之前撤去所有气息隐匿。
    红叶越发厌恶这个给自己带来无尽麻烦的alpha,即使他是大江山鬼王。从一开始红叶就没打算与酒吞童子结合,红叶也并不认为酒吞童子想和自己结合,他眼里的探究远比迷恋多。
    大概是那天的舞姿里蕴藏的爱意太动人,那炙热明亮的,为晴明大人而生的爱意啊…红叶的眼神越发幽深,酒吞童子无疑是个强者,惹恼了大江山鬼王对枫林一点好处都没有,她之所以敢这样怠慢酒吞童子,不过是看透他并不是会受信息素支配的弱者,酒吞童子来枫林,不是寻欢作乐,只是寻一个答案。
    酒吞童子生平第一次被Omega拒绝,安倍晴明?教唆红叶食人的人类。他半醉半醒回了大江山,思索着那个极富盛名的阴阳师意欲何为,他知道茨木童子就快来了,但是他毫不在意,也许现在和茨木童子打一架会更好。
    浓郁的鬼气,磅礴的妖力,无意间弥漫的瘴气,充满暴戾气息的鬼葫芦,冲破冥府重重限制被召唤而来的地狱之手。茨木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挚友的情绪这么差,完全不见平日的冷静和强大,一直没有静下心叠加狂气,周身流窜着有些紊乱的力量,但是茨木还是得到了一场耗尽妖力的酣畅战斗。
    他还是没能赢得了挚友,但是挚友愿意与他一战,这是否意味着他会和以往的茨木一样,对失败者视而不见?
    鬼葫芦吐出来的狂气消散在茨木童子脚边,把他震倒,又是一场点到为止的战斗。挚友失去记忆之后招数和先前有所分别,但是一直都是这样,明明有实力解决,非要给自己一线希望,他不知道酒吞童子是怎么想的,茨木以前会时常吞噬失败者的躯体来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他相信酒吞童子做得比自己更好。
    鬼葫芦本就有吞噬的能力,酒吞童子只需要饮下妖酒,就可以吸收其中承载的力量。可是酒吞童子完全没有支配他身体的意思。即便每次都是点到为止。茨木童子也很清楚酒吞童子是远胜于他的强者,弱者在强者面前就如同尘埃,而天上明月从不曾正视尘埃。
    茨木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这种感觉,茨木童子对力量的追求从没有变过,如果被挚友吞噬,那么是否意味着我也是成就挚友强大力量的一部分?想到这里茨木又充满了斗志,总有一天他会和挚友有一场彻底尽兴的战斗,然后让挚友支配他的身体!
     半梦半醒的鬼王仍旧呢喃着安倍晴明的阴谋,茨木童子暗自记下,原来这就是挚友失落的根源吗?

我看完阴阳师大江山之章音乐剧的姐妹跟我讲,这个酒吞gay里gay气的很爱茨木,还傲娇,就跟你文里的一样。
我:hhhhhhhhhhhhhhhh是吗我吼开森啊hhh我要去秀一下!

[酒茨]凡王之血·未亡人

这个番外是之前被吞掉的《未亡人》

番外展示了正文里酒吞躲着茨木的关键性事件

被吞是因为有车。

——正文——

大江山退治之后,茨木童子第一反应就是抢回挚友的头颅,他不觉得妖力强大头脑冷静的酒吞童子会输。

他成功复活了酒吞,但是他知道,现在就算他把缅铃震碎也不会有人应战了。

树下有酒,桌前无人。

他喝净挚友为他寻的酒,摇摇晃晃,残存下来的一丝草木清香属于被剥离的器官,醉眼看到了张扬的红发,是不再属于他的温暖。

“挚友!与吾同饮如何!”

酒吞坐下,拔开酒塞倒满,“本大爷今日刚得的好酒,便宜你了。”

茨木童子眼前越发模糊,只有那抹跳跃的红色,激起他无尽的战意。

“挚友可敢与我一战!”

终于还是缠斗到一起去了,茨木心心念念的,被酒吞打败,然后支配自己的身体——美好的像一场梦。

酣畅的战斗,“我输了,挚友,请支配我的身体!”战栗的身体,此战足矣,能成为挚友强大力量的一部分是如此的欣喜——

酒吞显然不这么想,酒葫芦和酒盏滚落在草丛里,Alpha散发着浓烈的酒香,茨木呼吸急促,被他压在身下,把头埋在颈侧,舔舐啃咬,尖牙轻轻研磨,一只手直接伸到了茨木身下挑逗着,另一只手和茨木的手握在一起。

茨木觉得好像自己有些缺氧,眼前一阵阵发黑,身下不容忽视的感觉和落在下巴上的吻都在告诉他这不是他想的支配。

酒吞显然并不打算给他想明白的机会,充满侵略性的吻落了下来,攻城略地,舌头勾着舔过茨木尖利的牙齿,带出暧昧的银丝,“既然你让本大爷支配你的身体,那自然是本大爷说了算,茨木,告诉我,爽吗?”

茨木大口喘着气“挚友……”

看样子酒吞并不真的想要茨木回答,因为他又啃上了茨木的唇,草木香的大妖怪让酒吞欲罢不能,手上的动作不停,把自己和茨木的两根一起握在手里。

茨木琥珀色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情动,他搂上了酒吞的脖子,“挚友,支配我。”



狂风骤雨不过如此。



茨木挣扎着醒来的时候头仍是昏昏沉沉的,手边满地的狼藉,还有一只打碎的酒盏,身体除了宿醉的头疼没有任何痕迹。

果然是梦啊……我早已无法双手拥抱挚友。

茨木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对挚友产生欲望,他和往常一样去找了酒吞,酒吞童子这次反常的躲着他,“本大爷再也不和你喝酒了。”

?!“挚友,昨天你……?”

“本大爷没想到你酒量那么差,喝的烂醉还找酒。”酒吞童子一脸不爽,“喝的比本大爷还多。”

茨木童子失魂落魄的离开了,没有战斗,没有爱欲,也没有挚友。

心虚的酒吞童子永远不会告诉他,昨晚他们真的打了一架,也真的交换了一个吻。

大概是被蛊惑了吧。


[酒茨]凡王之血2

“挚友!”虽然茨木被鬼葫芦轰倒在地上,但是仍然用仅剩的左手撑着迅速站了起来,飞快追上了酒吞童子,“你的实力还是令我折服,吾友不愧是站在鬼族顶点的强者!”茨木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着光。

酒吞听到茨木迅速靠近的声音才加快了步伐,“哼,再让我发现你去枫林…”

“那挚友就与我一战!”茨木迫不及待的打断酒吞,傻兮兮的笑了几声,眼睛里满满都是战意。酒吞被茨木噎得满头黑线,“本大爷就把你扔到爱宕山大天狗那,让天狗族把你关起来。”看着茨木一脸震惊的样子,酒吞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学着大天狗的样子一本正经的说了句“为了大义。”

枫林是红叶那家歌舞町的名字,红叶身为枫林实质上的掌权者,多年来第一次遇到酒吞这种类型的客人。与别家歌舞町相比,枫林的客人要少很多。枫林是一家以故事和酒为卖点的清吧,枫林台前坐着一群盗墓小鬼,歌舞伎都随着盗墓小鬼的故事排演节目,枫林的姑娘并不像别的艺伎那样的被人赏玩的艺术品,而是故事的经历者和表现者。店的风格决定了这里大多是自诩风雅的客人,少有为姑娘本身而来的,更不要提酒吞还是为红叶而来。

当然,这和红叶基本不见客有关系,她只是隐在柜台暗角。若不是那天盗墓小鬼排了一出晴明大人母族的故事,引得她亲自登台一舞,酒吞大约还要在店里多找上一会儿。

毕竟,信息素罢了,他们都知道,信息素的契合是最牢固也是最脆弱的结合。

在茨木三番五次找上门之前,红叶一直觉得酒吞只会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疏松平常的过客,大江山鬼王也好,鬼族最强alpha也好,和她红叶有什么关系?她只要练好自己的舞,守着枫林,等待晴明大人。

结果这个毛茸茸的大妖怪天天来枫林蹲点式砸店,红叶不得不上前交涉,茨木只是一脸倨傲的说什么“挚友看上你是你的荣幸”之类 的鬼话(茨木是鬼他说的当然是鬼话)。

所以说为什么这个大妖一副正妻敲打小妾的样子啊摔!

茨木童子十分诧异,在他看来,能抵抗信息素契合度如此高的alpha的吸引,这个Omega绝对不是简单角色,但是是当这个alpha是实力强劲头脑冷静,一直以来都没有标记任何人的挚友酒吞,这个Omega就显得格外不知好歹。

“红叶姑娘,吾友虽实力强大但是很会照顾人!每次打完他都会等我,从不让我察觉巨大的实力差距。”

“那你怎么知道的?”红叶无不讽刺的开口,这货是来炫耀的吧,绝对是吧!

“因为挚友会在我跟上之后加速,那肯定是在等我跟上去啊。”

明明就是不想被你追上吧!红叶突然开始同情很久没见的酒吞,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红叶感受不到茨木的性别,也闻不到他的信息素,看样子应当应当已经成年了,她推测应当是个怪力的Omega,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掩盖了信息素。毕竟一个Omega被酒吞强力的Alpha信息素吸引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虽然并不打算接受大江山鬼王的追求,但是鬼女红叶必须承认,酒吞童子是一个很有魅力的Alpha。

原来这个白毛大妖也是为情所困的可怜人啊。

茨木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酒吞童子也不知道,但是酒吞知道茨木的味道。

所以他还没走进枫林就跑了。

一直以来,酒吞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面对茨木童子,他睡醒发现一个妖力磅礴伤痕累累的大妖怪和一看就经历过一场大战的大江山,下意识就觉得这个大妖怪时来找茬的。大妖琥珀色的眼睛满是漠然,还有几分迷茫。酒吞童子的手下意识摸向了鬼葫芦,不动声色的问对方,你是谁。

【我是你的挚友,茨木童子。】

这个白绒绒的大妖怪脸颊有不知道哪来的血淌了下来,像血泪一样挂在艳红色的妖纹旁,似哭似笑。

酒吞没有放松,对面的大妖怪却已摆好了战斗的姿势,“没想到挚友一醒过来就如此战意盎然!”

酒吞本就把手按在了鬼葫芦上,此时直接翻身而起拉开二者之间的距离,越发心惊,他记忆中没有这个妖怪,何以他对自己的招式如此了解,那刚才看破他起手的意图怕也不是个巧合。

最后,酒吞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允了茨木一直跟着自己,甚至默许了茨木童子住在大江山。偶尔茨木童子晚归甚至主动去寻,也托了茨木的福,他不断找人挑战,大江山之名越传越广。

那么,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躲着茨木的呢?

【酒茨】凡王之血1

ABO,世界观借用《K》设定,达摩克里斯之剑择主,给选定者王的力量,向王宣誓效忠的人可以获得与王相同元素的能力,每个人能力使用方式,也就是技能,不尽相同。达摩克里斯之剑就像游戏账号卡,可以继承,可以换操作者,也可以由高端玩家从小白一步步封神,吸引新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凝集。只有当王使用能力时达摩克利斯之剑才会出现在天空上方,给使用者加成。

——正文——

酒吞是个Alpha,所以当一个信息素契合度高达87%的地坤出现在他面前,他心动了。这种心动无可避免,所有人都这么觉得,包括同样被他吸引的Omega红叶。

红叶是一个歌舞町的管理者,那个歌舞町距离酒吞领导的大江山不远,本来是挺远的,这些年大江山势力不断扩大,鬼族鲜红的达摩克里斯之剑逐渐靠近京都,这里连空气都是扭曲的。

那天茨木走在街上,毫不掩饰自己的鬼族特征,看着花街上少有惧色的人类少女十分稀奇,“不愧是平安京。”  连姑娘的胆子都比别处的大。

“今天有花魁的演出哦!”街上的男人或者步履匆匆,或者故作矜持,最后一大半都进了那家店,茨木则继续在街上逛着,感受到人群中有股格外鲜亮的鬼女气息。

“红叶姑娘今天在店里,有好酒!”

茨木童子进了这家店,浓郁的鬼女气息激起了他刻在骨血里的好战。

当他故意摔坏第三个杯盏时,红叶出现了。

飘忽的枫叶带着不可忽视的力量,“我是这小店的掌柜,不知哪里照顾不周?”

“这酒卖不卖?”茨木一本正经,仿佛这就是一家普通酒肆,没有台上精彩绝伦的舞蹈,也没有座旁娇艳柔顺的姑娘。

“抱歉,这酒我们不卖。”红叶挑了挑眉,开什么玩笑老娘自己都不够喝,歌舞町买酒,怕是故意来找茬的,“这件事,也许我们老板做得了主,我只是一个小小掌柜。”

这家歌舞町属于白狐之子,标牌精心刻画了安倍晴明的桔梗印,半妖安倍晴明。安倍晴明少年时期凝聚了一把全新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在贺茂家族逐渐没落之后成为京都最强大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红叶的如意算盘打得响,虽然安倍晴明几乎没管过手下的产业,但是并不耽误她用安倍晴明的名字唬人,来者不善,听到安倍晴明的名头总得掂量掂量。

可惜了,可惜茨木一直都是不嫌事大的典型代表。

等到茨木连人带店砸个干净,红叶血流不止,心情十分复杂,闻起来虽然没有Alpha的味道,但是从武力值分析,他必然是Alpha。他竟然真的对Omega下得去手?

随着Omega血中的信息素越发浓郁,茨木一点反应都没有,红叶不禁重新怀疑自己的判断,他可能真的不是Alpha。

茨木寻了个葫芦准备把酒全都打包带走,挚友喜欢这家的酒,这次他得罪了爱宕山那只不知道是鸟还是狗的大妖怪,大江山折损不少,得好好赔罪才是。

“要不是盗墓小鬼来大江山,本大爷都不知道你这么有本事,茨木童子。”酒吞童子从外面大步迈进来,毫不掩饰alpha富有攻击性的信息素,话是对着茨木说的,人却没在茨木跟前停住,直接就走到柜台旁边扶起了红叶。

茨木被酒吞一葫芦砸在地上,麻溜自己爬起来,一声挚友喊得清脆响亮。

然后就被提溜回家了,酒吞一脸“这倒霉孩子又出来作妖了我替他给大家陪个罪”的标准表情,动作熟练唱念俱佳,“真是抱歉红叶姑娘,店里损失在账上,改日登门赔罪。”

红发大妖第一次以这种姿态莅临,红叶一开始只当是个信息素契合度比较高,又比较死皮赖脸的追求者,没想到竟然是大江山之主。

大江山的印记离京都不远,这几年越来越近,原因很简单,鬼王一路征战,从丹波山到平安京,都被大江山征讨了。


产粮脱非都是催稿的谎言【一发完】

欠了很久的百分福利!
——正文——
平安京流传着很多玄学,比如画【哔—】出召唤强力输出,比如语音召唤喊x易爸爸可以出稀有式神,诸如此类。

而其中有一条甚嚣尘上!

传说中的!产粮聚欧气!

事情一开始是这样的,看着寮里兢兢业业刷御魂的狗粮大队长茨木,阿爸觉得不召唤个酒吞太对不起他挚友,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嚯啦嚯啦~”能套圈,不亏

“你是gay你是gay  Duang”能砸地,不亏

有棺材,不亏

有翅膀,不亏

辉夜姬之父,不亏

……

茨木看向阿爸的眼神从狂喜期待到悲切嫌弃也就是一晚上的事。

半年来,茨木攒够了让挚友一级未觉醒到六星满的狗粮,剥削了一套全15级的爆伤针女。

可是没有酒吞。

阿爸试了各种玄学,氪金一单又一单,现在的茨木已经不再眼巴巴的瞅着晴明了,最多也就是多刷两把御魂,试图让挚友一键毕业。

所以这成为了八百比丘尼忽悠(划掉)晴明产粮的借口

“产粮聚欧气啊!你看隔壁神乐!她写了你们的同人一下子就出了红叶,紧接着就是酒吞!”

emmm有几分道理但是重点是为什么要写我的同人段子

于是阿爸走向了产粮的路。

很好,第一篇几乎没人看,这样暗搓搓聚欧气还不用丢人现眼的方式很好。

就是欧气貌似也没太聚起来。

后来阿爸越来越放开自我,写起了晴博小段子,瞬间阅读量飙升。

当晚,他抽出了大天狗。

茨木去找一级的狗子打了一架并且死死护住了狗粮和御魂表示要等挚友。

左右有茨木这个aoe狗子也不急,那就再过几天……(摔桌)

听说狗子好像被打挺惨的,一地的狗毛。

终于有一天!千辛万苦!盼来了概率up!

然后阿爸就懂了什么叫零乘以任何数都是零。

氪金是欧洲人的谎言,产粮也是。

一天天过去,茨木都退休了,阿爸眼看就要全图鉴,就差一个酒吞。

现任狗粮大队长玉藻前用茨木的那套破势带出了一笼又一笼狗粮,可是那套茨木打下来的针女御魂还是被留给未出世的酒吞。

一个珍贵的,委派给的吞碗——奔波于各个寮境交易碎片的阿爸美滋滋,换到一半还拿了个五百天的成就,想着要拼就没领那个未收录ssr。

人算不如天算,每日免费一抽从天而降龙十八掌上明珠光宝气死阿爸的——酒吞童子,出现了。

阿爸已经拼了47片了。

阿爸在茨木期待的眼神和酒吞诡异的注视,下哭着拼完了那只酒吞。

从此退休的狗粮大队长真的过上了起不来床的性福退休生活,悔不当初。

怎么就欠抽到要两个挚友!!!我退货来得及吗???

       ———end———